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吳若權:用太白粉練拉花,釋放雙手的羈絆

吳若權:用太白粉練拉花,釋放雙手的羈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每杯拿鐵上面的拉花,對我來說,本來只是視覺的享受,報考咖啡師證照後,卻變成壓力超級大的挑戰。

上課練習拉花的第一天,才知道自己是多麼不知天高地厚。同一梯次報考的學員,都是在咖啡館工作多年的好手,只有我是不在業界工作的初學者。當場看到他們氣定神閒、胸有成竹,短短幾秒鐘時間,用兩雙巧手,以奶泡為筆、咖啡為紙,畫出美麗的圖案,讓我既震驚又佩服,接著壓力排山倒海而來。

「你……你這樣練了多久?」我瞠目結舌地問鄰座的學員。

「嗯,大概半年喔!至少五百杯有吧。」他很客氣地回答。

(拉花起碼要練習幾百次,才能有所進步。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接下來,每個要考證照的學員,都變成幫我惡補的小老師。

上課認真筆記,下課請教同學,不斷上網看YouTube影片……,都無法解除我面對考試的焦慮。其他同梯學員都在咖啡館工作,即使需要惡補也很方便;但咖啡素人如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以最短的時間速成?

有一天清晨起床刷牙時得到靈感,我可以利用兩個牙杯練習啊。天真地想著:只要我左右手各用一個盛水的牙杯,各自代表奶泡與咖啡,每天拉個一百杯,累積五天就會有五百杯,用來做考前衝刺!

一口氣用清水拉了二十幾杯,手感愈來愈好。正當開始建立信心之際,頭腦的理智警鈴響起:「清水的濃稠度,與咖啡、奶泡有些差異,這樣練習的手感,未必能接近實作啊。」

於是靈機一動,到廚房找到一包太白粉,以做菜勾芡的原理,幾度調整比例,終於模擬好咖啡與奶泡的濃稠度,從此奠定素人在家學拉花的基礎,至少先把手式練好,熟悉奶泡落點,確定收尾拉高處,等到有機會找熟識的私人咖啡館練習時,就不至於浪費太多材料。

相隔一個星期,回到教室上課,現場打奶泡拉花,老師和同學們看到,都很驚訝於我的進步。

當環境資源不夠,我深信「窮則變;變則通!」的道理。家裡沒有專業咖啡設備,也浪費不起那麼多的咖啡與牛奶,我就發明調製混入太白粉的清水練習。 發現自己欠經驗而技不如人,就以「勤能補拙」的精神,每天起床狂練一百杯;超過五百杯後,終於有了基本的樣子,才赴戰場考試。 

通過咖啡師認證後,深怕久久沒練就生疏,每次經過朋友開的咖啡館,就進去拜託他讓我來打工一小時,順便練習拉花。苦苦守在吧檯邊,殷殷期盼客人點的是拿鐵,有訂單來才能拉花。若拉花成功,就順利賣出;如果圖案不滿意,只好請熟客幫忙多喝一杯。

回顧過去,我就是靠著戰戰兢兢的心念,活到下半生。直到學習咖啡後,漸漸熟練地在剛萃取出的咖啡油脂上,倒入奶泡,拉出如洋蔥層次的心形圖案,慢慢開始浮現對於舒緩的渴望,是一種「不再苛求自己」的提醒,也是一種「已經夠好,不必最好」的寬恕。

在拉花的路上前行,猶如奶泡與咖啡的迴旋,即使是最基礎、也最簡單的心形,都可以變化萬千。層層疊疊的是心境與技術,也是認真與放下。

剛開始練拉花的階段,因為緊張而不聽使喚抖動的手,居然可以順勢搖擺成為美麗的弧線與層次。

來到愈來愈熟練的階段,執握奶泡的手穩定度提高,反而得失心很重,無法自然地左右擺動,圖案跟著變得僵化。

必須要能克服心魔,突破恐懼失敗的障礙,才能重新釋放雙手的羈絆,讓輕扶著咖啡杯但要隨時調整角度的左手,和能夠得心應手讓奶泡杯自然搖擺的右手,以默契十足的節奏感相互搭配。

(左手和右手要自然有節奏感地左右擺動,拉花才會有美麗的弧線與層次。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顆優美真誠的心,從奶泡流動的姿態中成形,終於懸浮於咖啡的上層,討好著渴望幸福的眼睛,滿足著渴望喝飲的嘴唇。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
>>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書籍名稱

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

作者:吳若權
出版日期:2019/03/27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