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我在銀髮村的日子:摔跤種種

我在銀髮村的日子:摔跤種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每每聽到人家警告:「不要跌跤,老人家最怕摔跤了,一跌,什麼毛病都出來了,千萬小心。」

我們樓層的汪奶奶,在公用廚房門口跌了跤,問她怎麼了?是滑倒嗎?她很無辜地說:「不知道怎麼回事耶,我醒過來發現自己趴在地上。怎麼會摔呢?自己一點都不知道。」誰會願意摔跤呢?沒有人會願意。但是,事情就發生了,有什麼辦法?

游爺爺撐著拐杖來到大廳,大家都好驚訝,他原來走路走得挺好的,「怎麼了?」「摔斷了腿骨。」他苦著臉回答:「你們千萬不要吃安眠藥,我是吃了藥才變成這樣的。」 

怎麼回事? 安眠藥不是吃了會好睡的嗎? 怎麼會跟腿骨扯上關係? 原來,爺爺吃了超量的安眠藥,晚上昏昏沉沉地上廁所,才會不小心摔跤。

最多的跌倒事件是發生在浴室裡,雖然處處有扶手,但一不小心沒抓牢,或者力氣不夠,也還是會摔跌的。

我也跌過一次,但不在浴室,是在巷口。那天,下著濛濛細雨, 我撐著傘到巷口的郵筒投信,信投過去了,我轉身要走,突然間摔倒在淋濕的地上,雨傘也脫開手,倒在我旁邊,好尷尬啊。我覺得好丟臉,什麼事也沒發生,竟然跌倒在地,趕緊爬起來,把雨傘重新遮回頭上,裝著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的樣子,也不管一邊的褲管坐地上都濕了大半邊,就一拐一拐地回去,希望沒有人看到我的窘相。

這一跌,腳一直痛著,只好去看醫生。照過片子,發現在腳板靠近尾指處有裂痕。醫生原本說要上石膏才好固定,但拗不過我的苦苦哀求,最終沒打石膏,然而他警告我,走路一定要小心,盡量不要動到受傷的部位,否則會很麻煩。

於是,我每天一拐一拐地走路,只用左腳的力,不敢動右腳的。下樓去吃飯,大家看到,都曉得又一個奶奶摔跤了。

這一天,正在取餐,一位平日很愛爬山的爺爺靠近來,他說:「恭喜啊。」

「什麼話,我摔傷了耶,你怎麼還恭喜我?」

爺爺笑著說:「很多人跌了跤都會傷筋動骨的。嚴重的話,骨頭斷了不說,還要住院開刀的。妳雖然摔了跤,還可以一跛一跛地走路,不是該恭喜嗎?」

本來有點不高興的我,恍然大悟之後,禁不住向他謝謝。對啊,事情要往好的方面去想,我雖然痛了好久,回診了三個多月才痊癒, 但是比起那些跌得更嚴重的人,我真是該慶幸的。

跟我住同一樓層的黎奶奶也摔了一跤,我們看到她後腦勺上的紗布才知道的。問她怎麼摔的? 手腳都沒事,只有腦後破皮流血,跌得好奇怪啊。

她說:「昨天太熱了,我想開電風扇。」她的電風扇是立扇,開關在圓盤上, 必須要彎下腰去開動的。但是她並沒有彎下腰去, 她站著, 用單腳去踩那個開關, 結果站不穩, 人向後倒, 腦袋撞到壁櫥上。

人家摔傷了,一定很懊惱吧! 但是鄒奶奶和我卻忍不住偷笑,不只笑一次,每天黎奶奶換了新紗布上來,我們就覺得很好笑、荒誕。

黎奶奶有請看護,為什麼她不叫看護去開風扇,偏偏讓九十六歲的自己去冒險,用右腳按鈕,讓左腳支撐全身呢? 平常走路需要人攙扶的她,怎麼會突然出個奇招,用腳去開電扇,忘了自己的年齡呢?

黎奶奶後腦袋的紗布貼了幾天後才好,我和鄒奶奶每次看到紗布就笑,也知道這樣是很沒有同情心的表現,但是,忍不住就是想要笑。

自己摔跤跌傷了,還無話可說。殷阿嬤可冤枉了,她並不是自己摔的跤,是丁阿嬤在大廳摔的跤,她過去幫忙想抱丁阿嬤,結果自己反而受了傷,把腰給拉傷了,一直嚷著說好痛好痛。

「既然沒力氣去扶人家,幹嘛硬要幫忙啊?」我們問她。

「沒辦法啊。」她痛得眉頭深鎖:「她喊我啊,她不喊別人,她喊我呀。」

後來大家都有了共識:有人跌倒了,老人家不許去扶、不許去抱,這樣的事得讓年輕人做才行。這應該是殷阿嬤事件留下的殷鑑了。


書籍名稱
還不錯的老後:他們這樣過生活:一群人的老後3

作者:黃育清
出版日期:2019/03/07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大人都在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