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他在女兒上大學那年轉行當畫家

他在女兒上大學那年轉行當畫家
圖片來源/吳立
放大字級

今年58歲的畫家李翔,10年前中年轉業,做起了職業畫家。2018年他的畫作在上海展出、也上了拍賣會。10年的探索,他終於真正成了職業畫家,這樣的生活,讓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夢想、飛翔,也自由自在地挨餓。

(李翔。攝影者:吳立。)

很多矽谷科技新貴,都是從車庫創業開始的,李翔也一樣。不同的是,他把車庫改成了畫室,就在他女兒上了大學那一年,李翔什麼也不管了,放下一切,只畫畫。而他太太從來不說,別畫了。10年後,收藏他的畫的畫家說:「我在他的畫前,我走不動了。」

(李翔作品。攝影者:吳立。)

春天的陽光刀似的,將他的小院落,切割成一片片的色塊。「在我女兒二十歲上大學那年,我放下一切,做起了職業畫家,」李翔此時心靜如水,那隻他們父女收養的流浪狗「瘋子」偎依在他懷裡。

(李翔,他懷裡是他和女兒一起收養的流浪狗「瘋子」。攝影者:吳立。)

10年前,也許在他做出決定的刹那,所有的狂風巨浪都化成了靜止的符號,除了在以後的歲月中,不時地流進他的畫中,已再無漣漪。做一名自由藝術家,就是做一名殉道者。自由地夢想,自由地飛翔,自由地——挨餓。「幸好,我太太從不說,不畫了,找點別的事做吧。」10年,在人生中可不是個微不足道的時間。

「2018年,我的紙本畫在上海寶龍美術館展出,」李翔說,「有藝術家開始收藏我的作品。上海畫院的創作室主任何曦收了我的畫,還放在他的畫室裡。很少有畫家將別人的畫放在自己的畫室的。他在朋友圈中說:『我在他的畫前,走不動了。』」

(李翔作品。攝影者:吳立。)

2018年,李翔的油畫《房前清流》在朵雲軒的秋季拍賣會上以85,000人民幣落錘。這時,李翔才得以將「職業畫家」的最後一環合上。

吳冠中曾說,中國美術還不如非洲呢。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老頭又說:「將來真正的畫家,我覺得很可能是從民間出來的。像馬蒂斯他們都不是從美術學院出來的。為什麼呢?他們沒有約束,有的是自由。」

我也喜歡那些有視野,有思想,有衝動的純粹的藝術家。不是科班,沒有師承,那又怎麼了?和畫有關係?

(李翔作品。攝影者:吳立。)

「我馬上要開始下一個主題的創作,名字叫『萬物皆有縫隙』,那是陽光照進來的地方,」末了,李翔說。

(本文作者吳立為揚州人,周遊列國,歡察入微,文字既有歷史的縱深,又有人文的溫度。喜愛攝影,曾舉辦個人攝影展。)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