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淡如/別讓三十歲之後,精彩人生就死了

吳淡如/別讓三十歲之後,精彩人生就死了
圖片來源/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放大字級

有個發表在知名期刊的訪談錄,訪問了三十多個老人:「你人生最精彩的事情是什麼?」老人們打開話匣子,零零碎碎的回憶著:考上大學,離開家,和情人許下承諾,剛出社會吃了些苦頭……。學者整理歸納發現:老人覺得精彩的事,全部發生在他們三十歲以前!

也就是說,三十歲之後就没有什麼精彩事可提。

這實在是個讓人毛骨悚然的結論。試想,現代人動不動就活個八十歲,後面三分之二的人生,在記憶裡卻没有任何精彩值得提?的確,一般人在三十歲過後,生活開始邁入穩定期,結婚生子後通常不再追求什麼夢想,然後,老,病,死輪番來襲。企圖還讓人生活出精彩兩字的人,確是少數。

什麼是精彩人生?無疑的,没有岩石和暗礁激不起美麗浪花。精彩人生必是入虎穴取虎子:遇到困難、盡力衝破,於是你得到你夢想的結果或你意想不到的收穫,這才叫做精彩。

我的確是個很在乎中年之後仍企圖精彩的人,還很享受在校園讀書,還在體驗很多新鮮事,看到機會也不怕重新創業。我永遠喜歡没去過的國家,學習還不會的事情。

(照片提供: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不再追求,不再掙扎,不再有火花,自設柵欄,熄火滅燈……這樣的人生,固然安穩,但是否也像一座自找的監獄?我覺得這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只想穩穩活著的同義詞是,靜靜地等著死。怕死,又不敢活,多麼矛盾。為了一件事情努力的感覺,多麼美好。

用中文說人家「有野心」,從來不是一句好話。應該都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起劇裡被畫成黑臉的曹操之類。野心有什麼不好?多元社會有很多的發展路徑,有野心不代表要把皇帝幹掉。有野心的人都有理想,也想要付諸行動。而我們對野心一詞,竟然如此敵視。

野者,應該是自由自在奔馳原野,不想被原來規範束縛的意思。一個人如果想要活出自己的路,都是要有野心的。我說的野心,是不間斷的企圖心。

野心不用大。野心是,想要讓自己到達某種高度,過某種生活,做某個事業,想把一件事情,做得比自己想像中好,而且,不斷尋找可以達到目標的方法。有野心,未必表示他不能過尋常生活,想要排除異己,或者眼高手低……這些都是封建時代的偏見。

比起「有夢想」,我還比較欣賞「有野心」。我們都該有野心來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是把重要時間花在並不能讓自己高興,對別人也没有幫助的地方。

如果你不喜歡野心兩個字,比較好聽的說法,是有企圖心,或做事積極。我們最應該有的野心,就是活得精彩,而不是在短暫的燃起夢想,說得口沫橫飛之後,簡短的被一句「很難」或「算了」打敗,然後繼續躺回自己並不滿意的生活方式,等著哪天有人來拯救自己離開那條並不想走的路。

(照片提供: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你至少要有讓自己過得好的野心。

你至少要有讓自己過得好的野心,於是需要刻意學習。

我覺悟得不早,也不晚。從三十歲後,我打算每年學一樣新東西。算一算我還真的學過不少東西,不管別人看來有用還是没有用,不管真會還是假會只能做做樣子,不管學得深或學到皮毛,從來没有一樣,是我後悔曾學過的。

我是個「可以用力,但事實是没什麼忍耐力,如果是不喜歡的事情,大概也無法為了利益做長期努力」的人。

由於我的勇氣高過耐心,所以我在學習上喜歡給自己一個進度、期限,或者是目標。萬一真的没有太大興趣,我至少可以在達到短期目標之後瀟灑的掉頭離去,告訴自己「至少我們是因為了解而分開!」

短期目標,表示敲了入門磚,之後要不要入門,或有没有條件再更上一層樓,那就要看自己是否想再前進了。

我很喜歡學東西,只要我想要了解一樣東西,那麼我喜歡跟著該行業的專業人士學習。我的老師比我年輕很多的,大有人在。

做事業,做大大小小的工作,我是個目的導向的人,但我的學習除了了解,未必有什麼目的。這些年除了那些大家都學的開車或游泳,英文、日文、法文或高爾夫球等實用技術之外,我的確因為好奇半逼迫的要求自己學了不少東西。

(照片提供: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有時會以拿到證照為宗旨以確認學習結果。算是給其實没有天分的自己一個交待。比如潛水,比如帆船。老實說我没有真心喜歡水上活動。

潛過幾次水,開了幾趟船之後,雖然也得到相當大的樂趣,但是也没有一直在從事類似的活動。只在忽然有機會的時候,參與一下。畢竟這兩個需要很「專程」的投入。而我只有一些粗淺的知識,只能做到敢下水,還有至少了解怎麼樣不會把船開成鐵達尼號而已。

我後來學了好多東西,也在學習中獲得了勇氣。不管學什麼,你得學會克服挫折,你一定會得到那附帶的紅利,就是勇氣。

勇氣讓我不怕學習,不怕坦誠失敗,有了新的視野,在學習中,路越走越寬。我不敢說自己變成多好的人,但至少比起當時,我是一個更能解決問題,更能接受新知,更能理性思考,更勇敢的人。還有,一個更懂生活樂趣的人。

年輕的時候,在意的是生活技能。當生活無虞,我們的學習常常鈍化,覺得自己憑著已經學會的一招半式,就可以永久闖天下。其實當高深莫測的AI世界到來,所有的技能都可能在瞬間變成不被需要。刻意學習是必須的,可以多讓自己認識新的朋友,看見新的路徑。

如果能夠換一種態度,用著學習的態度去應對工作和生活,人生怎麼可能無趣?

有幾年時間,我做著珠寶鑑價節目,也花時間去研讀翡翠鑑定課程;我喜歡咖啡,就考了英國的吧台咖啡師執照,並學習咖啡烘焙;喜歡酒,我考了WSET二級葡萄酒品酒師、烈酒品酒師以及日本清酒侍酒師……說起來很簡單,但也花了我好幾年的時間。

(照片提供: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有時我去考執照,有時我回學院讀書。近十多年來我念了兩個商學院,雖然很花力氣,考試都是真槍實彈,也十分辛苦,但是這些學習本身比我賺得的利益更值得珍惜。

我常常遇到似乎很有興趣,一直詢問我,但幾年都没有行動,嘴裡眼裡常存遺憾的人。忙,不是理由,我其實不相信他們能比我忙到哪裡去。有些事情其實又好玩又簡單,只要學就會了,在想行動時找理由拖延,只肯做自己熟悉的事,又同時在抱怨無聊,才是在人在原地踏步的原因。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作者:吳淡如
出版日期:2019/03/15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