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吳淡如/四%的劣等生終於跑完全馬!

吳淡如/四%的劣等生終於跑完全馬!
圖片來源/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放大字級

身為一個個性本來應該浪漫無邊的寫作者,養成紀律這件事對我並不容易。我從來没有太喜歡過別人制定的既成規則,唯一能夠讓我服膺的規則,都得經過我自己點頭。

跑步就是紀律執行的結果。不管用什麼方法,我堅持著我的五公里目標,還有每一週固定的練習,雖然未必都能練習兩次,但一次總擠得出時間來吧!

只要不要荒廢太久,那麼,就容易變成一種節奏,節奏會產生習慣,和愛好。

我習慣在戶外跑步。戶外跑步空氣新鮮,而且不那麼無聊。有時我非常希望到了練習日,天空下一陣雨,那麼我就不用去操勞自己。但萬一雨下得太頻繁了,我還會抱怨下雨阻擋了我的練習。

跑完十公里後,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然報名了全馬。事實上,那是抱著碰碰運氣去抽很熱門的「京都馬拉松」的結果。

那天下著濛濛細雨,淋溼的感覺是透心之涼。京都的路高高低低,馬拉松路徑繞來繞去,至少上了兩次嵐山。

全馬的確超出我當時的能力範圍,雖然我當時真心想要跑完它,也告訴自己,說不定,咬著牙我還是可以完成。

在京都,我第一次跑完半馬的距離。但是在二十六公里那個關卡,我的腳已經一跛一跛了,當我聽到旁邊的義工用日文交談:「這是最後一個(跑者)通過,我們可以回去了。」的時候,我的信心全部崩潰了。於是我不爭氣的往後轉,回收車不久就把我接走了。

由於第一次跑那麼遠,一坐下就不能動彈。那天黃昏,我看著地方電視台裡關於京都馬拉松的轉播,聽到了一段天打雷劈的話:有百分之九十六的參賽者在六個小時內完成了京都馬拉松全馬,其中年紀最大的是九十歲,他的成績是五個小時四十六分鐘……。

你知道,如果你是劣等生,你考不及格,一定希望班上不及格的人越多越好。第一個跑不完的馬拉松,讓我明白我同樣具有某種「愛比較」的劣根性。如果應該要比你差很多的人都考得比你好,那你心裡會沒事才怪。

原來我是那個百分之四的劣等生!我真的這麼差嗎?人家人瑞都跑完全馬了,為什麼我跑到二十六公里後就有很想死的感覺?而且,那種感覺是再強的意志力也補不了的,我怎麼這麼不行啊……。

項羽到了垓下,應該就是這種身心俱疲的感覺吧:我怎麼會輸給劉邦那種人呢,我明明比他優秀,真是的,還搞得自己這麼狼狽……。

如果身體已經超出負荷了,心裡的力量再強大也没有辦法。但是心理如果超出負荷,去鍛鍊一下體力,常常會發現新天新地,這是我在中年後努力鍛鍊才明白的道理。

我真正完成全馬,是在京都馬拉松失敗的半年後,我報名了只有女生能跑的「名古屋馬拉松」,時間限制是七個鐘頭,比京都多一個小時,顯然心理壓力小了很多。

這個馬拉松的最後,會有一群甄選來的日本帥哥幫完賽者戴上大會贈送的蒂芬尼(Tiffany)項鍊。那個蒂芬妮項鍊和帥哥對我没有那麼大吸引力,我還很没出息的告訴自己,如果盡了全力還是跑不完,那麼我自己會去蒂芬妮專賣店買個更好的。

對我最具吸引力的是:我這輩子有可能完成一次全馬這件事。這對於體育障礙生是個天方夜譚的夢想啊。 

結果是我竟然在五小時四十分左右就完賽了!

(照片提供: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商學院的策略學其實提供了我一個最簡單的「克服萬難」處理模型,那就是:

一,把目標變得没那麼遙不可及。改變策略,我擬定了一個策略,就是前半馬儘可能的跑,後面拼了命用走的也要把它走完!也許在七小時內可以很幸運的走完。的確,這一次到了三十五公里之後,我的撞牆感一直没有消失,我只能要求自己跑一百公尺,快走一百公尺,這樣勉為其難的,間歇性的朝目標前進。

二,增強或改善某個環節:跑步一年多,我的全身肌力只有雙腳是合格的,其他全部都很弱,這一次跑全馬之前,我到專業健身房做了六次訓練,加強核心。雖然只有六次,但是居功厥偉,讓我身體其他部分的肌肉可以支持到全馬完成!

「幫你戴上項鍊的那個男生帥不帥?」當同去的跑友們嘰嘰喳喳討論時,我一頭霧水,因為跑到後來我已幾近失憶,全身只剩下腰酸背痛的感覺。我不記得有帥哥幫我戴過項鍊,只想躺到草地上閉著眼睛休息!「色」對一個體力用盡的人怎麼可能有號召力?

但心情上卻是開心到想要昭告天下。興奮度幾乎等同「范進中舉」!這也使我相信運動管理學教的都不是假的。全身肌肉不能廢此偏彼,一個健全的身體得力於全身肌肉的協調。

我開始「不是很努力但也没有放棄」的上健身房。剛開始實在勉強自己,老是想找個没出息的理由不要去見教練,因為咬牙苦練剛開始實在艱難,還好我的「超我」會跟「本我」進行各式各樣的哄騙和協調。

(照片提供:吳淡如臉書粉絲專頁)

比如「其實,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練完之後你的精神反而會更好,而且減掉肥肉會讓你擠得進那些已經穿不下的衣服,多麼有成就感啊!」

「練完,我們可以吃一頓牛排喔!」(這句話不要給教練聽到,她覺得我太不忌口了,但又要練肌肉又要餓肚子的事,我真的没有動力做。所以對我來說,練肌力一點也沒有減肥效果。)

名古屋全馬跑完,我的恢復度比當時只跑十公里更好,第二天,就在東京街上開心逛街。

馬拉松是會上癮的。我本來以為自己的願望只是一輩子跑一個全馬就好,後來當跑友們來邀約,我還是會情不自禁答應一起報名。它後來慢慢從「目標」退居成某種娛樂的地位。

「如果你能夠在這個月底把稿子寫完,那我們就來報名一個馬拉松吧?」感覺很歡樂的波爾多馬拉松還有很可愛的和歌山馬拉松,就是用獎品的姿態出現的。

猛然一回頭,我已經不是那個東亞病夫的文青了,也從來不再因為在機場拉抬過重行李而扭傷手臂,甚至很久以前伏案寫作造成的的五十肩也好了。

這一切當然不是偶爾的。對我來說,這世上從來沒有天上掉下來的幸運。我只能盡力讓自己「辛苦得很快樂」而已。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作者:吳淡如
出版日期:2019/3/15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