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開始疼惜自己的媽媽,在熟年學會放下

開始疼惜自己的媽媽,在熟年學會放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人生的蛻變往往需要媒介,對秀緹和惠珠而言,這個媒介是製作自己的生命故事書。指導老師孫華瑛說:「過程中的學習和看見,像一把鑰匙,她們開始疼惜自己。」在整理未癒傷口、未乾眼淚的同時,也獲得面對熟年生活的重要力量。

學會放下  喜歡現在自在的自己

栽培女兒長大,是秀緹過去20年唯一的目標。然而隨著責任終了,在女兒大學畢業那一年,秀緹的世界瞬間崩解,失眠、抑鬱越發嚴重;心理影響生理,時常半夜掛急診。直到接觸生命故事書,她說,這堂課很像在剝洋蔥,剝完了,「我變得更健康、更坦然。」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秀緹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很小的時候就知道父母不會為她的將來打算,不服輸的她靠著半工半讀念完大學,從印刷廠的打雜小妹一路做到副廠長。以前不流行單身主義,她在38歲時決定放棄事業,接受母親的安排相親結婚,婚姻只維持3年,幾年後又被朋友倒了畢生積蓄,萬念俱灰時,女兒是支撐她活下去的勇氣。

「快要不用養女兒了,我突然變得很焦慮。」於是在朋友的推薦下,她走進「樂林居」。翻閱秀緹的故事書,發現她用許多篇幅紀錄女兒的成長,她直言:「我的觀念是家人最重要。」所以她的遺憾也與家庭有關,破碎婚姻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

爬梳過去,秀緹察覺自己習慣成全別人,與在家中排行老二及女性角色有很大關聯。她調侃自己:「我看書很快,可是《其實你沒有學會愛自己》這本書卻始終讀不完,我看不完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做不到。」

秀緹透過整理生命故事重新認識自己,而讓她真正學會放下的是「一桶泡菜」。她解釋,老師無意間發現她會做泡菜,慫恿她做給大家吃,結果「我得到好多讚美,整個人的自信就出來了,因為上這堂課,我才想起原來我會做泡菜、會做拼布、還會畫畫,我發覺有自己真好。」秀緹指著故事書上的字,「所以我在這裡寫了一句『樂林居讓我重生』。」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採訪最後,問秀緹喜歡現在的自己嗎?

她點點頭說:「如果再有能力一點,我希望自己更好,但我不強求,人生『自在』就好。」

重新定義傷口  我還要付出更多

惠珠是家中長女,高三那年母親驟逝,一天之內她從大姊變成媽媽,一肩扛起家務、經濟。惠珠說:「我從不認為那叫犧牲,反而覺得自己比弟弟妹妹幸福,因為我得到母愛的時間比他們多,成為弟妹的依靠是我給自己的任務。」

只是惠珠始終不解,母親走了那麼多年,但一提及媽媽,眼淚還是不聽使喚掉個不停。在製作生命故事書的過程中,她第一次有機會問自己:為什麼?

惠珠察覺:原來,我忘記悲傷了。「為了照顧弟妹,我把悲傷的情緒藏起來,但忽略不代表忘記,」打開傷口,惠珠開始跟自己對話:

「我發現我那麼傷心,是因為我有好多遺憾,來不及孝順母親、沒有好好道別,也沒說過我愛你,身為長女,我連跟母親撒嬌的權利也一併被剝奪了。」

(圖片來源:畢嘉士基金會提供)

理解傷在哪裡,惠珠接著清理傷口,「我想給當年那個遭逢變故、一夕之間被迫長大的小惠珠『膚膚ㄟ(台語)』」惠珠說,這是她為傷口上藥的方式,「我想『秀秀』小惠珠,正確一點應該說,我欠的是什麼?我欠人家『秀』。」

惠珠在生命故事書上寫著「膚慰」,不是寫錯字,而是她想強調「膚慰」與撫慰層次上的不同,「只有這個『膚』才是真的,」邁向熟年,惠珠覺得偶爾撒撒嬌的感覺很不錯。

反芻過往傷痛,惠珠重新定義傷口:痛,使我變得柔軟,「我發現當內在溫暖的時候,更有能量去幫助別人,因為我更能感同身受。」利他胸懷是惠珠身上很棒的特質,從事志願服務20多年的她,如今也是「樂林居」的志工,「我的內在小孩已經被療癒,所以我想把這樣的愛傳出去。」

「利益他人,無形中你也在利益自己。」惠珠說,她是因為視力退化才退休,但是她還是可以去做利益他人的事,能這樣想,就沒有什麼事能困擾自己,「我希望很老的時候,依舊是那個可以去『膚慰』人家、抱抱人家的惠珠。」

支持畢嘉士有盼望的老年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延伸閱讀:

1.「實習退休」 活到100歲也很有魅力的秘訣

2.林懷民將從雲門退休!用「靜定的心」編舞碼

3.紅寶石女的第二青春 Bling Bling!精彩放閃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
>>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