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君/美國公公處世哲學:用幽默化解別人的尷尬

竹君/美國公公處世哲學:用幽默化解別人的尷尬
圖片來源/竹君 提供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菲立普的父親,我的公公,出生於美國紐澤西州,他的祖先則來自德國。他年輕時在紐約的人壽保險公司擔任會計,每天來往於紐約和紐澤西之間,假日更在其他公司兼差做會計,非常勤奮努力。

★點擊上方「唸給你聽」按鈕,讓竹君親自讀給你聽!

他在紐約的人壽保險公司工作三十五年後,當上總經理,更被選為紐澤西州的議會財務主席。之後,他又在儲蓄貸款銀行擔任總裁,繼續工作了十五年才退休。為了要給家人一個快樂安定的家,他一生都很努力。

我的公公,在我心中是位很有思想、幽默、健談、仁慈、博學、圓融,也很有智慧的人。他很喜歡看歷史書和球賽。我非常懷念每年聖誕節午夜十二點和他一起守著電視看紐約—聖帕特里克大教堂實況轉播的時光。他是典型的美國老人,我非常尊敬、喜歡且欣賞他。

他最令我佩服的,是讓別人開心的幽默感,他能用幽默化解別人的尷尬,讓跟他在一起的人非常愉悅且自在。

(幽默且富有智慧的公公。竹君提供)

回想三十七年前,我與公婆在早餐桌旁一同看電視晨間新聞,新聞正在報導一位有錢女子的故事,婆婆突然問我:「為什麼妳不是有錢人呢?」,我立刻告訴她:「我覺得自己非常『富有』,從小父母非常愛我,我有個快樂的家庭,這就是我的『富有』。」

婆婆聽了,一臉不解的表情,公公立刻打圓場說:「我懂,妳說的是心靈上的富足,我跟妳的富有是一樣的。今年的結婚紀念日,我會送一輛妳婆婆夢寐以求的新車給她。」事後公公告訴我,因為他去年送給婆婆的,是他親手製作的婆婆想要的「模型車」而已,美國人真幽默且直白。

(年輕時的公公與婆婆。竹君提供)

婆婆和菲立普也非常幽默,可是他們是開別人玩笑的幽默。他們很喜歡在電話中說:「你又偷懶睡覺了,哈哈哈,被我抓到了。」他們是想製造輕鬆愉快的氣氛,可是對方就會很尷尬,明知道他們在開玩笑,卻不知道如何應對。

我公公接待鄰居夫妻時,喜歡把家裡的酒拿出來,為朋友倒上。有時鄰居太太會阻止,怕他們的丈夫喝太多,我公公很會打圓場,他說:「我的酒只會讓妳丈夫放鬆快樂,不會醉的。」最後大家都哈哈大笑。

有時婆婆開車載我和小姑到公公上班的公司,與他會合一起去吃晚餐,公司中的一群女生蜂擁而上,對我這個台灣來的媳婦很好奇。我發現公公對每位同事都很友善且非常了解,向我介紹她們時,都大大稱讚她們一番,搞得每個人都喜孜孜的笑開懷,回給他擁抱。

婆婆告訴我,在家裡,公公都當好人,從來不批評,也不要求,壞人都給婆婆做。

如果我在吃早餐時,發現公婆晚上「落枕」,我就會用我特別帶去的精油,替他們輕輕按摩。公公的手指有關節炎,氣候一變就會痛,有時候腰背也會痛,我都會替他們按摩。

三十多年前,有次公公理髮回來,跟婆婆說理髪要十五美金,還不包括洗頭。我說:「我可以幫您洗呀。」公公一臉迷惑,問我:「妳到底要什麼?為什麼對我們這麼好?」這可把我問傻了,因為我從沒想到向他們要求什麼。他們是我的公婆,我喜歡替他們做些事,希望他們快樂。在家裡,我也一樣喜歡替我爸爸洗頭按摩,喜歡讓他感到快樂、舒服。

(鶼鰈情深的公公與婆婆。竹君提供)

後來,我跟菲利普提到這件事,他告訴我,在美國,許多子女在有求於父母時,就會突然對父母特別好。父母要問個清楚,他們要打父母什麼主意,才決定能不能接受子女的好意。

婚後,公婆來台,我們都非常興奮,好好準備接待他們,且安排了旅遊。但因為行程太緊湊,公公得了感冒,婆婆告訴我:「我們主要是來看兒子的,不要安排那麼多行程。」有一天我們來到高雄的澄清湖,公公走不動了,我在車上陪公公,菲立普陪婆婆逛逛。

在車上,我請教公公,人們覺得結婚五十週年值得紀念,而他對婚姻的看法是什麼?公公回答說:「就要互相忍耐嘛!離婚很麻煩的!」公公的直白回答讓我當場語塞。公婆他們結婚六十七年,也互相忍耐了六十七年。

我記得每次婆婆跟公公意見不同的時候,婆婆就會深呼吸倒數:「10、9、8、7、6....」有時,我也跟婆婆一起數。有一次,半小時後,公公要外出了,跑過來跟婆婆親嘴,很大聲地親三下,這跟我們說的「床頭吵床尾和」不謀而合。

轉眼間,公公已離開我們十三年了,他是九十五歲高齢過世。每每想起他,都會看到他仁慈溫暖的笑容。他的精神永留我心。


作者介紹:

竹君,曾經以「嫁作洋人婦」及續集「中國式的愛」以及「我還活著、就要開心的活」成為暢銷書作家,這三本書文章以父女、母女、夫妻情感為主軸,經由文字照見她的內心。

嫁作洋人婦37年的她,對於兩性的溝通、中西文化的溝通、與丈夫剛柔兩極端性格的溝通,她的文章常在各報章雜誌上看到。從她的故事中,分享這40年來與洋老闆、也是丈夫的另一半,如何維繫這段婚姻和兩性如何互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