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來看劇!《在遺忘之後》:看見生命的熱情、學習面對生老病死

大人來看劇!《在遺忘之後》:看見生命的熱情、學習面對生老病死
圖片來源/臺中國家歌劇院
放大字級

「如果有一天,什麼都忘掉了,還剩下什麼?」

我的父親,在81歲失智之後,他總是坐在靠近門的那個布沙發上,他最喜歡的位子,就坐在那裡,眼光看著遠方。生病之後,他就不太說話,每每問他,也總是只能得到簡短地回答:「好」、「不餓」、「沒有」、「吃飯了沒有?」。

我總是偷偷看著他缺少表情的臉、空洞的眼神,心裡好想問他一個問題:

「爸,你在想什麼?你還記得什麼?」

我好想知道,爸過去81年生活的記憶,那些事件、歷史、片段、故事,我很想問他:他17歲一個人到台灣來的時候,怕嗎?他從軍人退伍開始找工作的時候,徬徨嗎?他跟媽求婚的時候,緊張嗎?他當爸爸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

還有、還有,他老了,身體和腦子都開始不聽使喚的時候,他難過嗎?

我知道,那些問題,我已經找不到答案了。但是,《在遺忘之後》這部作品,讓我恍然大悟:雖然找不到答案,但是那些答案,一直都在。

藏在生命細節底下的熱情

《在遺忘之後》的一開始,我們會看到55歲生日的湯姆,正準備為生日派對換裝,但他的行動緩慢、表情吃力,好像穿衣服對他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還需要女兒從旁協助他......原來,湯姆得了早發性失智症。

看著衣架上每一件衣服,湯姆的記憶不斷浮現......每一件衣服,都是一個場景、一段故事、一個人。

我們隨著湯姆的記憶,跨越學生時期、戀愛、結婚、工作,直到生病。我們才發現,湯姆的人生不僅限於那個我們現在看到的,只是一個55歲得了早發性失智症的病人。他的每一個人生階段都充滿著細節,而在那些細節底下,是對於生命的熱情。

(圖片來源:©Danilo Moroni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肢體與音樂  精準碰觸記憶的主題

身為一個老年醫學的醫師,同時是電影及舞台表演的愛好者,我常常關注這類主題。失智症的主題在舞台和電影中並不少見,但多半是探討病人得到失智症之後產生的心境變化,以及隨之而來的生命巨變。

能夠像《在遺忘之後》這樣精準地觸碰「記憶」這個主題的劇本,非常少見。無論是記憶的浮現、記憶的重組、記憶的輕重與快慢、以及記憶的消逝,我們都可以從演員精準又細膩的肢體演出,與現場音樂演奏的帶領下,扎實地去感受這些細微的變化。

之所以可以做到這樣的程度,是因為英國重現劇團(Theater Re)在創作過程中,對「記憶」這個主題做足了功課。

他們與倫敦大學學院神經科學教授凱特.傑弗瑞(Kate Jeffery)合作,並訪問老年人和失智症患者。除了收集那些病人的故事之外,他們更想知道的是,他們要怎麼記得,那些重要的記憶。

這樣具有科學性的研究與前置作業,讓演員在舞台上的表演,還有場景的變換,甚至是音樂與音效的搭配,都充滿說服力。

當記憶消失了,生命的熱情還在嗎?

我真的覺得,只要是關心年老或失智議題的人,都應該找機會看看《在遺忘之後》。

如果你是即將要步入熟齡人生的中老年人,這個作品可以讓你了解,我們要如何面對自己的生老病死。更精確地說,我們要如何面對眼前的人生,一天一天的消逝這件事。

而如果你是老年人或是失智患者的照顧者,例如子女或另一半,那更應該看看這齣戲。照顧是一件很累人、很磨人的事,往往照顧者看到的病人,都是衰老、殘破、陰鬱的那一面。

但是《在遺忘之後》會讓我們發現我們所照顧的人,不只是只有現在的樣子,它其實是由人生的各種面向、各種記憶、各種感情所組合起來的。了解這些,讓我們更能理解,也更懂得如何陪伴,甚至照顧自己的心。

就像我自己,彷彿可以更了解父親一點。儘管我並沒有真正在父親的生命現場,但是隨著舞台上的故事不斷進展,我好像也走進了父親的學生時代、見證了他和媽媽的愛情、也看到了他面對疾病的不安與酸楚。

「如果有一天,什麼都忘掉了,還剩下什麼?」

《在遺忘之後》讓我明白,即使什麼都忘掉了,其實記憶還存在大腦的某處。在那裡,精彩的故事還在,生命的熱情還在,愛還在。

 

作者介紹:
朱為民/臺中榮民總醫院緩和療護病房主治醫師


歌劇院2019台灣國際藝術節:重現劇團《在遺忘之後》
時間:4/27(六)14:30、19:30、4/28(日)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 中劇院
大人社團85折專屬折扣碼:chclub
購票連結:http://bit.ly/2N5Ru0w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