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連續6年拍只開3天的花,72歲現代唐吉軻德徐仁修拍下台灣奇景

連續6年拍只開3天的花,72歲現代唐吉軻德徐仁修拍下台灣奇景
圖片來源/王建棟
放大字級

「人類需要大自然,大自然不需要人類」,是徐仁修最常引用的一句話。40年來,徐仁修用照片和文字記錄生態,他相信讓大眾見識自然之美,是守護荒野的最佳途徑。

新店花園新城社區,72歲的徐仁修坐在工作室的落地窗邊,陽光照射下,白色鬍鬚透著光,歲月在他臉龐留下痕跡更為明顯。

很難只用一種身分就定義徐仁修。他是推廣大自然的教育家,創立荒野保護協會、荒野基金會;他是攝影家、探險家,探索台灣及世界各地自然,帶回珍貴照片和故事;他出版書籍,是啟蒙許多人認識大自然的作家;他更是思索人與大自然關係的哲學家。

透過相機跟筆,讓大家知道台灣有多漂亮

知名小說家,《單車失竊記》作者吳明益在《台灣現代自然書寫的作家論》中提到,「徐仁修作品的價值是在於將生態知識通俗化、口語化、故事化,使其成為極易消化的報導式作品。」

徐仁修更喜歡稱自己是大自然的代言人,「台灣許多美麗的地方,一般人到不了。我想透過相機跟筆,讓大家知道台灣有多漂亮。」

(徐仁修拍出玉山主峰的壯麗。徐仁修提供)

隨著年齡漸長,徐仁修上高山、長途跋涉變得吃力。他按著自己的肩膀,長年扛著相機造成的職業傷害,讓他睡到半夜常因肩頸痠痛而痛醒。「照片拍得差不多了,我要靜下來整理從年輕到老記錄的東西。」

徐仁修要從30萬張照片、20萬張幻燈片中,精挑出300多張台灣的自然風景與動植物照片,在2019年出版生涯最後一本台灣的攝影集《台灣最後的荒野》。

「我想讓看到這本攝影集的人,以身為台灣人感到驕傲,」徐仁修從事生態攝影40多年,這不只是他的畢生志業,更是實踐自然教育的途徑。

45年前走上保育之路,要用環境教育治台灣痛根

為什麼不走環保抗爭的道路?事實上,1974年,28歲的徐仁修在台灣省政府農林廳工作時,發現森林濫伐嚴重,而寫下全台第一篇呼籲生態保育的文章〈失去的地平線〉。徐仁修也曾參加環保運動,抗議破壞大自然的企業。

(徐仁修當年的投書〈失去的地平線〉。王建棟攝)

但他意識到對抗大企業,就像遇到希臘神話中的九頭妖龍,就算砍了一顆頭還會再生,永無止盡。唯有透過教育與生態攝影,讓民眾看見大自然美好,進而感動、重新思考對自然的態度。「特別是兒童,若從小接觸,長大後較能懂得不去傷害大自然。」

針對小朋友,徐仁修在50歲時和牙醫李偉文創辦荒野保護協會,如今荒野全台已有11個分會、1個籌備處,培養超過400位解說員、每年活動觸及兩萬位民眾,是全台最大的環保團體之一。

(徐仁修為拍下台灣自然之美,40多年來背著相機走踏台灣山林,最完美的鏡頭往往需要長時間等待。王建棟攝)

因為懷抱著讓人愛護大自然的宏大企圖,徐仁修不同於其他生態攝影家鎖定單一主題。他拍攝題材廣泛,從高山針葉林,拍到河口紅樹林。曾有人問徐仁修怎麼不拍環境污染照片,「我說這有需要拍嗎?到處都看得到汙染,我是拍你看不到的美景。」

要透過照片感動人,徐仁修對照片品質要求極高,他曾花6年拍攝生長在高山喬木上、亮麗黃橘色的金草蘭,只為了捕捉最完美的畫面。

連續6年拍只開3天的金草蘭,為大自然之美留下永恆見證

2011年,徐仁修在新竹縣五峰鄉,發現一叢剛過盛開期的金草蘭,花瓣已經開始下垂,他覺得不夠完美。金草蘭一年只有3、4天的盛開期,往後幾年,他算準日期前往,不是氣候不佳、就是花開得不整齊。

(徐仁修耗時6年捕捉金草蘭花開盛況。徐仁修提供)

直到去年,花況總算符合徐仁修的期待,但金草蘭生長在離地20公尺高的樹上,若在地面仰角拍攝,視線會被樹枝擋住。於是,他爬到附近石壁上,另一腳踩著斜長的樹木,用平行視角帶入金草蘭和森林場景,才拍下滿意的照片。

一般人拍花會聚焦在顏色艷麗花瓣上。徐仁修鏡頭下的金草蘭依然是主角,卻同時表現出金草蘭周圍的生態系——樹木上、森林中。

「生態即是物種和環境的關係,我對生態照片要求,是視覺吸引力、物種和環境缺一不可。」徐仁修關懷的是整體生態環境,視角特別不同。

徐仁修對動植物的觀察很敏感。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會長陳格宗,2015年和徐仁修到雲南高黎貢山拍攝白眉長臂猿。他形容,徐仁修在野外腳步慢、走路無聲,彷彿融入大自然中。一不注意,徐仁修已經算準白眉長臂猿移動路徑,拿著鏡頭在旁守候。「他總能拍出長臂猿的肢體語言和擺盪樹枝的瞬間,」陳格宗說。

(徐仁修攝影功力深,不只靜態的花草風景,連白眉長臂猿的瞬間動態都能捕捉。徐仁修提供)

至今,徐仁修累積40多本著作,他在文字上力求柔軟感性,讓讀者讀到有情感故事,而非網路能查到的硬知識。有次他在台中雪山坑溪拍攝轉紅的秋葉,看到一隻曙鳳蝶沿著溪流飛下來,在他面前像秋葉般落在地上。「我發現牠死了,便拍了一張照片。寫下:牠讓我想到泰戈爾的詩,生時當如夏花絢爛,死時當即如秋葉靜美。」

感慨台灣生態的死亡,推己及人向海外推自然教育

徐仁修多年來所記錄的自然美景,有些已經消失,讓他相當感慨。他拿出1987年他出版的 《不要跟我說再見台灣》,封面是恆春景點「出火」。在黑夜中,紅色火光隨風搖曳。

(於1987年出版的 《不要跟我說再見 台灣》,其中部份台灣地景已受到人為迫壞而難以回復原貌,例如封面的恆春「出火」景觀區。王建棟攝)

然而,這樣的自然奇景在2000年左右消失了。隨著遊客增加、烤食物與踐踏破壞,把火焰底下的孔隙堵住,來自地底的天然氣無法到地面,現在該處成為一片停車場。幾年後,附近又出現了一個小的出火孔,和過去一大片火焰已無法相比。

但徐仁修的理想並不止於台灣,他發現東南亞地區熱帶雨林幾乎都是華人砍的、珍稀動物是華人吃的。但在國際保育組織中,華人卻缺席了。

2年前,70歲的徐仁修創辦荒野基金會,任務是到東南亞、中南美洲和中國耕耘自然教育,「我想讓世界看到,華人雖然起步較晚,但也正在做了,」徐仁修說。

擔任荒野基金會執行長的段世同認為,外國人要進入當地講自然教育,不容易讓人信任。幸好,徐仁修曾在菲律賓、印尼等從事農技團,會說當地語言、懂當地文化。

「我覺得他就像唐吉軻德,挑戰不可能的事 ,想扭正華人破壞生態的觀念和形象。」

向海外發展的過程,徐仁修並沒有太多後盾與資源,因為部份荒野保護協會的成員認為,應該把重心放在台灣。他幾乎靠著自己人脈與各地結交的好友,在推動華人自然教育。今年12月,徐仁修還要到泰國拍攝,籌備生涯最後一本攝影集,主題是全世界的熱帶雨林。(責任編輯:賴品潔)


徐仁修
出生:1946年
現職:荒野基金會董事長
經歷:荒野保護協會共同創辦人、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
學歷:屏東農專
著作:《思源埡口歲時記》、《猿吼季風林》、《仲夏夜探秘》、《動物記事》、《不要跟我說再見 台灣》、《褔爾摩沙.野之頌》等40多部著作


延伸閱讀

  1. 台灣高山有多美?麥覺明:致命吸引力,每次爬都像熱戀
  2. 單車環台、跳島、攻頂,時速20公里的風景最美好
  3. 等待飛魚、與山豬對峙……,山海之間最Free Style的日子
  4. 米其林大廚帶路,品嘗舌尖上的台灣日常
  5. 走到腳破皮也不停!連老外都瘋狂的媽祖魅力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