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工作者陳文茜|為愛學放手,留遺產給毛孩子一隻一百萬

媒體工作者陳文茜|為愛學放手,留遺產給毛孩子一隻一百萬
圖片來源/時報文化出版
放大字級

愈是愛,愈怕失去。收養多隻各有故事的狗兒,當成家人細心照顧。她曾在出席為流浪動物發聲的記者會時對外表示,她的遺囑已經寫好,把一部分遺產分給她的毛孩子,1隻100萬元。

陳文茜愛狗成痴,最多的時候同時養7隻。她曾說,「我害怕家中的狗孩子,未來沒有人好好照顧他們。

我怕『史特勞斯』流浪了許久,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相信依賴的家,一切又得重來;我怕那個每天早上跑到門口敲我的門,依賴我的『饅頭』,再也等不到他的主人;我怕家中3隻年長的老狗,少了我不顧一切地照顧投入,一場病,一個不小心,他們也走了。」

「史特勞斯」是陳文茜領養的一隻古代牧羊犬,身世坎坷,沒有人知道他從何而來,直到有一天,被捕狗大隊抓到,關在窄小惡臭的收容所中,皮膚潰爛、腳上沾滿屎尿,感染腸病毒……,就在即將被處死前一天,「流浪動物花園協會」領養了他,再輾轉遇到陳文茜。

以為給他一個家  其實是他給我一個家

陳文茜在《為愛奔波  毛小孩們教我的生死課》書中寫道,史特勞斯「這個大孩子,小時候吃盡苦頭,受盡折磨虐待,卻從不記苦,永遠心靈朗照,神采若在,眉宇間映出幸福的表情:媽媽回來了。

史先生是一個永不抱怨的狗,他只要媽媽偶爾晚上帶他到四樓,吹點風,看看星星,陪媽媽澆花,即欣然在高天皓月下,怡然自得。月光中,他似乎有能力望見自己的明輝。陽臺上的他,總是笑。

那天從台大醫院回來,知道「饅頭」可能要挖掉眼睛,那晚我誠實的告訴自己,這一切,已超越我可以承受的範圍,不必再逞強了。我的心律不整又犯,帶狀皰疹再起,我不會覺得這叫末日,只是精神上,心的底層裡,我至少暫時被撕裂了。

而就在這時刻,史先生出現了。他似乎看穿了我哀傷的眼神,夜夜日日,亦步亦趨跟著我。那一晚,我想躲在被窩裡哭泣,他過來親吻我。

在夜晚最狹窄的黑暗中,他卻以貼心的大頭放在我腿上,輕輕以肢體告訴我,媽媽,你還有我,我會健健康康的……。

聰明的他,聞到了我心頭的淒苦,忙碌的工作,放不下的孩子。他不吵也不鬧,就靜靜地陪著我。似乎想讓我知道,他會陪伴我,經歷這一切,不論結果多糟。

當時啊,以為自己給了他一個家,現在才知道是他,給了我一個家。」

人家都說愛不釋手  但有時候愛要放手

可愛的「史特勞斯」是陳文茜的天使,西施犬「南禪寺」則是陳文茜多年來最親密的家人,幾度出席活動,陳文茜都帶著她同行。但已17歲的「南禪寺」進出醫院多次後,終究還是離開人世,傷痛的陳文茜感嘆,「原來死亡是不能完全練習的」,也寫下了「愛有時候,要放手」的心情。

「我可愛的孩子,南禪寺,當她即將離去的那個清晨,她知道我在流淚,已經非常喘且疼痛的她,甜蜜地舔了我的手,好像是告別,好像是感謝。

後來我忍不住哭出聲來,她竟然也哭了,而且流下了眼淚。他們說,愛不釋手。我知道,愛有時候,要放手。」

(西施犬「南禪寺」,是陳文茜多年來最親密的家人。)

原來為愛奔波是一種幸福

站在窗臺前,星星還在,卻找不到月亮。我環繞屋子一圈,不甘心,跑到頂樓,山在、雲在、點點星光在,月亮真的不在了。

你是否和我一樣,在喪失親人或是親近的生活伴侶後,執著的找月亮?你已失去太多,不相信月亮也會離開。你放下喪失摯愛之痛,生活卻一下子空了,惶惶不安,不知道做什麼?

然後才想起,原來前陣子那段為愛奔波的日子,是多麼甜蜜的回憶,多麼飽滿的人生。

當時的你,可能把日子過到張力十足,每一分一秒都可能改變結果。你甚至偶爾會感覺疲累不堪,沒日沒夜地心擱在那裡,沒有一刻是放心的。

這個讓你感覺奔波的,可能是你的爸爸、你的媽媽、你的伴侶,或是和我一樣你的毛小孩。人們都說,久病無孝子,這話說得刻薄,但如果它是形容子女為父母奔波醫院往返照顧時,免不了的精神疲憊,倒是有幾分是事實。

我開始想念她17歲的一生,然後發現我們最靠近的時候,就是最後這四個月。她是我的月亮,我是她的太陽,每天我走進醫院的腳步聲,對她是最美好的音樂,我兩手抱住她,對她是最溫暖的溫度。

那天有位同事,母親開刀,她也在工作、醫院兩頭奔波,糾心無力。我告訴她自己的經驗:有一天,你會懷念這一切。這段時光,你們最親近,未來會成為妳甜蜜的回憶。

為你所愛的人或是毛小孩奔波,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它很辛苦,可是有一天你會明白:它,是多麼彌足珍貴!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
>>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延伸閱讀:

1.當老貓老狗生了重病

2.何時該帶寵物看醫生?

3.逝去的寵物

4.迎向貓狗都有身分證的新時代

5.電影院裡的寵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