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君/大時代的兒女情長(下)

竹君/大時代的兒女情長(下)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民國53年,我和父母全家三人都在香港,那天母親照常在牌桌上,突然那位常來跟爸爸「密談」的叔叔造訪,順姐( 對我家最忠心的褓母)便把母親從牌桌上請下來,母親和那位叔叔說了幾句話,印象中母親似乎沒什麼情緒,繼續回到牌桌上打牌。

點擊上方「唸給你聽」按鈕,讓作家竹君親自讀文章給你聽!

當晚母親告訴我,父親已經離開香港了,叫我明天去辦簽證,兩天後,那位叔叔交给母親一封父親從澳門寄來的信,要我拿去給父親上班的報社請假。接著我和母親去買皮箱,她發現被人跟蹤,那位叔叔叫我們不要回家了, 直接去住旅館; 當晚他又叫我們趕緊去碼頭。

我媽說要跟一位朋友道別,在一片漆黑的碼頭邊,沈媽媽帶了一籃水果來送行,再將手上的鑽戒送給母親當紀念。後來我們被帶到一艘船上,躲進一間小密室,過了一陣子,聽到上頭有人聲在檢查,當人聲退去,就有人告訴我們可以爬出來了。我當時心裡想:「再過兩天就可以領簽證搭飛機,為什麼要這樣?」後來才知道我們家已經被「封鎖」。

我和母親在那搖擺不定的船艙裡,吐到黃疸水都出來了,折騰了兩天終於到達高雄,被安排住進旅館,由於肚子很餓,我叫了一碗粥,結果來了一碗很濃稠的粥,跟香港很稀的粥不太一樣,當下確定我們已經到了台灣。

我知道父親突然不告而別一定有苦衷,我和母親那麼倉促地離開香港,也有不得已的原因。到了台灣我們備受禮遇,坐夜車一路從高雄到台北,在台北車站見到一星期不見的父親,我喜出望外的奔向父親。

父親是情報員 母親都不知道

原來父親是情報員,母親對此一點都不知道,但在我印象中,她竟完全不慌張,臨危不亂,不動聲色地聽從指示,在香港時連一樣東西都不敢動,以免打草驚蛇。母親什麼也沒跟我說,因為她可能跟我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那年3月21號,父親以投奔自由反共義士身分召開中外記者招待會,原來他在香港化名17年,回台之後,父親總算可以用真實的名字來度過他的後半生。

因為父親與世新大學董事長成故舍我先生是北大同學,而且在大陸時,曾在成故董事長報社任總編輯,於是父親來台後,到世新任教。我後來也到世新讀書。

我30歲嫁作洋人婦,不會説英文的母親,居然能夠跟洋女婿相處30多年。40歲,我做了媽媽,母親盼了10年,終於當了外婆,將生活重心轉向照顧外孫女。隔年97歲的父親,因一場感冒轉肺炎,一個月內過世。母親悲痛不已,我們都在她身旁陪伴,常去教會,她才慢慢走出悲傷。



失智還能到處玩 衛生麻將天天打

我想這都是上帝的恩典,我有機會親自照顧母親,親眼看到母親因小腦受損走路不平衡,大腦也萎縮,被醫生診斷為「老人失智症」,她的情緒由初期「雲霄飛車」般起伏,忘記自己的名字,忘記吃過飯,度過一段不斷重複一些動作,不斷把東西丟出去再收回來,咬人打人罵人,半夜大叫,有時母親又能清楚的一遍又一遍地訴說往事,好像「從這個世界到另外一個世界玩一玩又回來」,有時候又能條理分明的跟我談事情。

年輕時愛玩的母親,90多歲每天一早問我:「寶貝,今天有什麼節目?我們上哪去玩?」於是我每天帶著母親到處玩耍,逛公園賞花,看京劇,聽相聲,京韻大鼓,每個月到父親的墓園, 一起去教會做禮拜,參加教會的「老人長青」, 還有陪母親每天半小時健腦衛生麻將,從小我最恨麻將奪走我的母愛,但是後來我卻每天要印傭一起,陪母親打麻將。

陪伴照顧母親是我生活的重心,每天抱她、親她、說愛她,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母親也會和我一起唱從前她教我的北京小調。
在我的記憶裡我媽媽沒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她天生就是有份「自在」,她總是開開心心,雲淡風輕的過日子,從不為明天憂慮。最重要,她一生信主,常常禱告。母親非常幸運有一位具有高度修養且非常寵愛她的丈夫,只要我媽媽開心,父親總是順著母親。「勿忘初衷」

父親真的做到了。我問父親如何能夠忍受母親每天去打麻將,我父親回答我說:「在他心中,母親依舊是當年非常可愛的模樣。只要我媽開心最重要。」

父親97歲的時候,每星期天我倆可以聊天一兩個小時還意猶未盡。電話號碼,郵局銀行帳號,永遠在他腦中。連我們賣了兩年多的車子,他坐在車上,居然還認得前方的車子曾是我們的,因為他記得車牌號碼。他更有過目不忘的本領。97歳仍可寫得一手蠅頭小楷。

我想父親97歳,頭腦清楚,身體健康,心境平和,寬容大度。母親能夠成為103歳人瑞,除了他們的豁達的個性,信仰,還有家人圍繞身旁。在他們年邁的時候都一致表達,他們與家人一起很開心很滿足。

在此追思父母,我很感謝,我有個好家庭,有非常疼愛我的父母親,讓我在濃濃的愛裡長大。我很感恩他們。


作者介紹:

竹君,曾經以「嫁作洋人婦」及續集「中國式的愛」以及「我還活著、就要開心的活」成為暢銷書作家,這三本書文章以父女、母女、夫妻情感為主軸,經由文字照見她的內心。

嫁作洋人婦35年的她,對於兩性的溝通、中西文化的溝通、與丈夫剛柔兩極端性格的溝通,她的文章常在各報章雜誌上看到。從她的故事中,分享這40年來與洋老闆、也是丈夫的另一半,如何維繫這段婚姻和兩性如何互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