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險家陳維滄│82歲探索極地,不為享樂為內心召喚

探險家陳維滄│82歲探索極地,不為享樂為內心召喚
圖片來源/陳維滄
放大字級

被外界稱為「極地攝影達人」的陳維滄,50歲是個關鍵性的轉捩點:他從正值巔峰的職場急流勇退,只因為看開了;60歲,到尼泊爾4150公尺的高山健行;70歲,跳進南極-5℃的冰冷海水慶生;80歲,到玻利維亞拍攝「天空之城」……。

陳維滄背著十多公斤的攝影器材,到高山、極地要全副武裝穿著笨重的禦寒衣物,在非洲或是沙漠則要忍受高溫,從極冷到酷熱,陳維滄像苦行僧般無怨無悔,「對我而言,旅行不只是為了探險,而是想要超越自我,回應心靈上更深沉的召喚。」陳維滄自認得了「極地遠征症候群」。

探險,總有身陷險境的時候。陳維滄回憶,有一年他在非洲,因為想要空拍,搭上了熱氣球,不料要回返地面時,一陣強大側風吹來,熱氣球整個偏倒,球體和搭乘籃整個橫向偏飛,上面的乘客不論男女,驚慌放聲尖叫。

(極地攝影達人陳維滄,在凜冽蒼茫的雪地守候,拍下北極熊家族的珍貴影像。)

陳維滄說,驚險著陸後,大家驚魂甫定爬出熱氣球,他發現頭上戴的帽子不見了,回頭一看,不偏不倚掛在後方的樹枝上,這才發覺自己有多幸運,原來樹枝刺進帽子裡,「要是我那時候把帽子的帽繩扣在脖子上,我可能就會被勾在樹上,非死即傷。」

這些旅遊際遇與眼中所見大自然的瞬息萬變,讓陳維滄深刻體會到生死一瞬間。

冰封極地又是另一種挑戰,原本平靜無波的海面,下一刻便是漫天暴風雪,讓數度深陷險境的他深刻體會,「生命,是如此渺小而可貴;心域,就該是如此的寬廣而無限」。(延伸閱讀啟程永遠不晚,做個有故事的熟成旅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