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廊內深幾許 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我喜歡變老的感覺

宮廷廊內深幾許 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我喜歡變老的感覺
圖片來源/陳德信
放大字級

「你有認真看過兩廳院大廳的柱子和牆面嗎?你仔細看,每片大理石的石紋,都是對齊的,這麼大一個面積,每片石材在切割時都要先編號,再依照順序一片片貼上去,你知道這有多麼不容易嗎?」

說起台北市的「宮廷建築」,除了故宮博物院,最著名的就屬國家音樂廳和國家戲劇院。眼前抬起頭、聲音宏亮開朗,如數家珍說起兩廳院典故的劉怡汝,在剛踏進中年50歲門檻之際,職場人生也邁向「宮廷大位」,接下兩廳院藝術總監的重責。

非典型總監成長路 孤僻的女孩學才藝:驗證了我沒有才華

「我大學念的是外文系,從小就學很多才藝,像小提琴啦、跳舞、吉他,後來還學了南胡,但這些都只證明了『我沒有才華』,完全無法出類拔萃。後來我就勸我爸媽看開點,學這些才藝,也許讓我氣質變好,擁有『形之於無形、不可量化』的能量,」 劉怡汝說完爽朗大笑起來。

自覺沒才華的劉怡汝,喜歡閱讀寫作,大四時就在出版社兼職當採訪編輯,畢業後到美國威斯康辛念大眾傳播理論,一直走在「想當記者」這條路上。但返國後沒找到適合的媒體工作,反倒是看到朱宗慶打擊樂團徵人,「我想離我家很近,就去試試看好了。」非典型總監的前途就此慢慢開始鋪陳。

「其實我並不是一直都這麼開朗,我骨子裡是個孤僻的人,不喜歡團體活動,不太喜歡講話或跟人家溝通、交朋友,這些事情我都不習慣,我走的是內心暗黑路線,一直到……,」劉怡汝歪著頭想了幾秒,「我覺得一直到出社會上班,我都是這樣的個性。」

曾陷焦慮深淵 水準書店老闆一句話:妳去讀《零極限》

劉怡汝也像許多上班族一樣,也常變換職場跑道,在不同的公司與工作型態內轉換,「我以前當過公關行銷,要擔心老闆還是客戶會不會不高興,一天到晚在憂慮這些事情,活得好累好痛苦。後來第一次進到兩廳院工作,也處在比較負面思考的階段,經常被所謂官僚文化氣得半死,就跟同事吵架,」她瞪大眼睛回想當年,一旁年輕的同事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這位現在給人開明感覺的長官,「那時候我真的很會吵架,你們不要想吵贏我。」

「現在回想起來,有件事或許可以當作我的轉折點。」劉怡汝回憶,有一天她去逛水準書店,「老闆常會看人而推薦不同的書,也許當天他看我愁容滿面,衝著我說,妳要看這本書,《零極限》。」劉怡汝摀著嘴笑說,她雖然真買了這本書,但翻了三分之一左右就擱在一旁,「因為我當時完全不能體會」,仍舊過著每天焦慮的日子。

「但第二次要回到兩廳院工作的時候,非常福至心靈想起這本書,拿回來重讀看到完,突然理解,讓自己稍微緩一下,不是認輸,只是不要這麼心急,應該讓自己靜下來。」

「兩廳院加起來有兩三百名員工,我除了要面對員工,還有文化部、董事會、立法院等層層壓力,不如意的事總是會有,如果我練好管控自己的情緒,慢下來或靜下來,可以消除許多不安,」劉怡汝的想法很單純,「因為如果我不安,這樣的情緒就會影響同仁,大家在不安狀態下作出的決定,連我都會懷疑,又該怎麼放手執行?」

「我們外表長得這麼老 內心就得更年輕」

「我知道我出任兩廳院藝術總監的位子,不少人對我過去的經歷有意見,因為我雖然在這行工作這麼久,但多半以行銷與業務為主,要站上藝術總監的位置,當然讓人疑慮。」

劉怡汝正色說,「但是對於這個生態,多年來我持續觀察、想像,我想抓住這個機會,打造出一個新型態的劇場、給未來年輕人的劇場,只是不停抱怨是沒有用的」。

劉怡汝以「中年大叔」來稱呼兩廳院,除了宮廷建築的外觀、雕梁畫棟的廳堂以及高端深奧的表演節目,讓兩廳院服務的族群,少了年輕人的身影。

「我個人其實很喜歡變老,如果有人問我,想要重回年輕時的哪個時期,我會說,我不要,就算只回去一天也不要,我就是要一直往前。」

「但是我有個目標,老了還是要有活力,不要老了就只剩萎靡和難堪。」劉怡汝強調,「我們無法逃避變老的現實,但是一定要做個有精神的老人家,對自己的年齡我是這樣看,對兩廳院的未來,我也是這麼想。」

劉怡汝幾近素顏,白皙臉龐的眼角魚尾紋還會隨著笑容浮現,但看起來卻分外精神奕奕。她舉例說著最近兩廳院近年推出的實境手遊、密室脫逃、夜宿兩廳院等活動,還有各式各樣樂齡獨享的體驗課程,肯定同仁拋出一連串新的嘗試,向以往非劇場族群招手,喚來更多參與,大大改變兩廳院向來予人的既定形象。

「如果外表已經長得這麼老,內心當然就要更年輕。我希望所有人都與這位年過30的大叔劇院重新戀愛。因為演出不是謝完幕,就什麼都結束了:大眾不來,我就走出來接近大眾。把藝術的美好帶進生活,這是兩廳院的精神,也是我們該做的事情。」劉怡汝滿懷信心,滔滔不絕傾吐期許,彷彿正拿起畫筆,盡情揮灑心中美好藍圖。怎麼聽起來也像在說她自己的人生:慢下來靜下心,精神奕奕走過每一步,原來中年風景,正好!

總監的內心話:

▲其實我最想躺在這片地板上,曾有參加夜宿兩廳院活動的學員跟我說,躺在兩廳院大廳大理石地板上,非常透心涼,我也很想躺躺看。

▲小時候我從來沒進過兩廳院,爸爸曾帶我經過,對著這兩大棟說:「浪費公帑!」,提起裡面一個垃圾桶要美金280塊。

但我真的進了兩廳院後,懂了。幾年前我還跟我爸說:「值得,因為30年了還在用。」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