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駕駛的客機你敢坐嗎?

無人駕駛的客機你敢坐嗎?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點擊上方「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按鈕,讓作家竹君親自讀文章給你聽!

有一天丈夫和我在飯店的22樓嘉賓廳吃早餐,鄰座的一位先生Mr. Ron Horton 非常友善,主動和我們打招呼,問我丈夫是從美國哪一卅來的?然後他給我們看他的手機,上面寫著他服務的公司,是FedEx機長及自己名字。

他是一位非常開朗的人,他告訴我們,他16,17歲就認識他的太太。他原來是美國空軍的飛官,多年後,他專門訓練年輕的飛行軍官,他們真是出生入死。不過他非常引以自豪的是,他訓練過的飛官,沒有一次,也沒有一個人失事。退休之後,就到這家民營的貨機當機長。轉眼在這家公司也17年了,打算明年60歲退休,他一生都與飛行有關。他退休之後,他要做回饋社會的工作,專門去安慰失事飛官的家屬,因為他身為飛官,他懂飛官家屬的心理。

這讓我想到,因為我是癌友,我的親友家屬罹癌,也會找我去跟和她們聊聊。這是一樣的道理。

他興致勃勃地告訴我們,在軍旅生涯中,他住過北美阿拉斯加,南美洲秘魯,也住過美國西部克羅拉多州,還有墨西哥等。他是位見聞廣博又熱情的人。

新聞學校出身的我,忍不住好奇地問,A I的出現,許多人預估,未來九成人將失業,會帶來很大的衝擊。現在已發展電腦操縱無人駕駛的戰鬥機,您認為多久之後,不需要「機長」的客用飛機會出現?


這位非常有經驗的飛官説:至少10年以後,或者我這一世都看不到。因為目前AI,很多時候跟實際情況是有很大的差別,電腦師IT沒有開過飛機,他沒有辦法設想到各種飛機失控的實況。一架飛機裡面,最少有兩三位機師,遇到情況的時候,必須要大家一起討論,把危難降到最低。還有一個問題,飛官斷層的問題。現在要培育很多的飛行員,飛行員是很不容易培養的。

我傻傻的問,電腦遙控無人机的時候,除了電腦師,機師也在旁邊一起遙控。他說:許多時候都是沙盤推演或模擬,實際上空中變化萬千,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一下子從早上聊到中午12點,他要去睡覺了,因為下午五點鐘要起床,要去開飛機了。我說你的生理時鐘這樣會很亂,他說幾十年下來也都習慣了。

下一站他要先飛到菲律賓呂宋島上的蘇比克灣國際機場,然後才可以飛去中國大陸。因為外國飛機不可以直接飛大陸。

突然他叫我先生,幫我跟他合照一張相片,我說,不如請別人幫我們三個人照吧!因為他覺得我對他所講的話非常有興趣,實際上,我丈夫一直想下去房間拿他的藥。我先生也很有興趣聽的,因為難得,有一位有緣人願意與我們分享他的精彩人生。

事後我發電子郵件給他,問他是否同意分享他的精彩人生及我們的合照,他立刻回函給我非常願意。

不知道什麼時候還可以再看到他,人的一生有很多時候,跟一個人只會見一次面,可是卻留下很深刻的印象。祝他的人生下半場比上半場更精彩,因為他非常有心,要回饋社會。


作者介紹:

竹君,曾經以「嫁作洋人婦」及續集「中國式的愛」以及「我還活著、就要開心的活」成為暢銷書作家,這三本書文章以父女、母女、夫妻情感為主軸,經由文字照見她的內心。

嫁作洋人婦35年的她,對於兩性的溝通、中西文化的溝通、與丈夫剛柔兩極端性格的溝通,她的文章常在各報章雜誌上看到。從她的故事中,分享這40年來與洋老闆、也是丈夫的另一半,如何維繫這段婚姻和兩性如何互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