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公益

何佩玲 這樣活,比較好

作者/黃惠如 日期/2008-08-01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圖片來源/高北雁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何佩玲 這樣活,比較好

何佩玲,穿著白色棉質衣,腳蹬質材可全部回收的Grendene涼鞋,布包中掏出環保筷、水壺和購物袋,「這些都是隨身必備的」,為了減少碳足跡,每天會計劃路程,儘量使用大眾運輸系統,不隨手招計程車。

她是鑄造與金屬材料業的勤美集團總裁何明憲的大女兒,33歲當上大通摩根副總裁,曾是大通摩根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副總裁。當時,她出差必搭商務艙、住飯店最豪華的房間,購物沒有預算上限。但現在她是大愛媽媽、慈濟全職志工。

會有這番轉折,能過減法的人生,來自「對待生命的選擇」,讓我們俯身聆聽她的生命。

***

我排行老大,從小就被培養接班,當男生養,管家都叫我「小董事長」。

我自己的事業也很順利。在大通摩根當到副總裁,工作壓力很大,花錢從不覺得奢侈,因為「我那麼辛苦,那是我應得的」。

如果搶到大案子,開心也只有一下下,也覺得理所當然,因為我那麼辛苦。

最心酸的時候是,兒子下午5點打電話給我說,「(媽)咪,你什麼時候回家?」如果我七、八點回家,對金融業而言不專業極了,即使我沒什麼事,也為了專業形象不馬上回家陪小孩。

有一次,兒子打電話給我,報告他成績進步了,只因為我這陣子多點時間陪他,我這輩子從沒有比這一刻更感動過。

這時候人生輕重緩急開始清楚,過去我要證明我不靠爸爸可以活,我要證明我能力很強,現在我已經證明了。而且,誰在乎?

我也發現我對孩子成長的點點滴滴不太記得,他第一次在什麼情況叫媽媽的,我不記得。

雖然我為了參與孩子的成長,故意不請傭人,家事都自己做,但我對家人很兇,別人沒辦法和我相處,因為我覺得很累、很辛苦,你們為什麼不聽話,這是不公平的。

我開始重新定義成功。如果照著我自己和外界眼光定義的成功走下去,我會賺很多錢,但沒有朋友、孩子也不會在身邊,晚景淒涼。

後來我想要對人文、教育多投入時,心想事成了。孩子從學校帶回大愛媽媽的報名表,我加入慈濟,成為全職志工,參與教案的編撰。

節能減碳不只是節能減碳而已,還是對待自己生命的方式。重新檢視生命,什麼是美的、什麼是愛的,重新定義什麼是重要、不重要,什麼是要的、不要的。

只有「減」,在覺察的過程中,才能將時間、資源花在重要的事情上,減掉你生命中不重要的事。

而且要放在大愛上,當眼睛只有自己,就像太陽底下擺放大鏡,只會讓小樹苗燒焦。沒了放大鏡,才能將熱能導向大地,讓綠地盎然。

而且,當你在「給」,而不是一直「要」時,能量不會消失,會反饋到自己身上。我做志工的過程中,學到比過去二十年都還多,而且那是很內在的、很個人的。

例如,當我們低下身去撿垃圾做環保時,意義並不只是撿了幾支保特瓶,而是我們脫下上班時的面具,低下身和垃圾在一起,從看自己到看眾人,從身段、眼光中解脫了,有解脫的自在。

上班族一定要給自己做志工的時間,我以前也常給自己藉口沒有時間,沒有時間表示你永遠隱藏一個遺憾,但是無常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不要給自己藉口,絕對可以找出時間。

現在我兒子唸國一準備升國二,過馬路還會牽我的手,也常跟我要抱抱。

一直要,卻什麼都要不到,但當你放手時,卻都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