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58歲當菜鳥「火車司機」,剩2年圓夢也要拼

58歲當菜鳥「火車司機」,剩2年圓夢也要拼
圖片來源/廖祐瑲
放大字級

小時候的夢想是什麼,你還記得嗎? 曾是力晶科技公司經理,張惟信享受2年的退休生活後,因為一場讀書會的啟發,意外和5歲時的火車夢重逢。 從報名鐵路特考和接受2年的培訓,他如願成為台鐵司機員,也是台鐵130年來最高齡的新手司機。 按法令規定,屆滿60歲就不能擔任司機員,推算下來,張惟信只剩2年的時間開火車。 但他逆向思考,認為「還有2年時間能圓夢」,所以用力享受這段老菜鳥職涯,不放過窗外的每一道風景。

如果人生只剩2年的時間可以一圓兒時夢想,你會選擇放棄還是立刻出發?

58歲的張惟信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他曾是竹科力晶科技公司的部門經理,掌管自動化控制工程,年薪超過百萬。退休後,如願考取鐵路特考,並通過一連串的司機員培訓,成為台鐵130年來最高齡的新手司機。

走進位在屏東的台鐵潮州車輛基地,月台旁立著名為「陽光小站」的站牌。這站不對外營運,只有定點時刻停靠的區間車,載送運務人員往返台鐵潮州站交班。張惟信身穿司機員制服,從一旁的員工宿舍走下樓。這一天,他與同事互換班表,因而錯過了一個月只輪班一次的南迴線。無法飽覽蜿蜒路段的美景,他直言:「好可惜!」

(潮州是台鐵西部幹線的終點站,也是車輛基地。照片來源:潮州車站官網

「開火車」是張惟信5歲時的夢想,隔了半個世紀終於圓夢,但他只剩不到2年的時間能夠實踐。按台鐵的法令規定,年過60歲就不能再擔任司機員,推算下來,張惟信只能開到2019年7月,這讓他一點也不想錯失每次勤務。

一面遙望著窗外的鐵軌,他一面興奮地說起這段高年級實習生的菜鳥心路。

意外喚醒童年夢想,決心圓夢

自台灣工業技術學院(現為台灣科技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後,張惟信至今只待過3家公司,每一次換工作,都像是急轉人生方向盤。

他在工研院任職11年後,被力晶科技正在開發的自動化控制技術吸引,決定跨足半導體業,從零開始學起。從基層員工一路晉升為主管後,54歲那年,他突然決定喊「卡」,提早退休。

在科技業,每日工時超過10小時是常態。張惟信不但錯過了2個孩子的成長、缺席了許多家庭團聚時光,就連健康狀況也逐漸亮起黃燈。離開職場後,他花了2年時間大量運動,在新竹的山區練騎自行車,享受著上坡辛苦、下坡愜意的路程,盼望經營更有品質的退休生活。

他也和同好籌組讀書會。有一次,討論主題是「小時候的夢想」,令他陷入苦思:「我這一生有過什麼夢想?」努力爬梳成長記憶,第一個浮現在腦中的,是5歲時初次看到火車的憧憬。

成長於南投竹山,張惟信笑稱自己是沒見過市面、土裡土氣的「內山俗(台語)」。一次與父親一同出差到雲林林內鄉,他在等平交道時,見到柴油列車通過,頭不自覺地跟隨列車前進方向轉動,看得目不轉睛:「當時還不知道這就是火車,只知道它車身很長,車輛駛過的聲音很大,我心想:如果能開這種車,一定很拉風!」

不過,張惟信勇敢向父母說出開火車的夢想,只接到一句冷冷回應:「小孩子,不懂事。開火車很辛苦又很危險,還是好好念書、學習一技之長,長大到工廠做事比較實在。」

雖然心裡有些不服氣,張惟信仍是照著父母的心願走,一路升學到工專,又在科技大廠待到退休。兒時的夢想,早就被他遺忘在心中一角。

湊巧的是,台鐵正好在2015年大舉招考多項職缺。讀書會結束後,張惟信的朋友看到報上刊登的招募廣告,趕緊對他說:「你不是一直很想開火車嗎?」霎時間,這句話開啟了張惟信的生涯新想像,他開始思考終結退休生活、投入事業第二春的可能性。(延伸閱讀:追尋曾經的夢想!蘭萱:保持熱情,你將與年輕的自己相遇

向來屬於行動派的張惟信,不到幾天後,就起身規劃夢想。只是,他翻閱厚重的報考簡章,前後費了不少時間,仍理不清頭緒。鐵路特考的選試類組多,除了在職等上分為佐級、員級和高員三級,選試類組囊括電子工程、電力工程、機械工程等,卻沒有「司機員」這個選項。他後來發現,有志擔任司機員者,須報考「機檢工程」組,錄取後即可成為車輛的養護與維修員,若再投入培訓,並通過體檢與考核,才能成為司機員。

當時56歲的張惟信,也擔心自己年紀太大,「但我左看右看,沒看到報考年齡上限,」眼看報名即將截止,他索性賭一把。「如果真的不符合報考資格,考選部會自動把我刷掉,頂多損失一筆報名費,」他抱著平常心靜候,直到接到准考證,終於忍不住發出驚呼:「原來我也可以考!」

為了準備考試,他把大學時期的課本翻找出來,將機械原理重新讀一遍,並土法煉鋼地自修電學。身為科技業退休的高齡考生,他替自己做了SWOT分析──記性不太好,但分析能力強。他盡力掌握每道原理背後的邏輯,而這樣的策略也幫助他應對題型活潑多變的考題,成功跨過第一道牆。

然而,順利上榜只是起點,一連串挑戰正在後方排成長長的隊伍等候他。

師傅小他12歲,仍虛心求教

張惟信形容,台鐵司機員的受訓宛如「再當一次兵」。軍事化的管理、一對一師徒制的傳承與把關,讓他意識到自己是「玩真的」。

他上緊發條,迎戰各項關卡。首先到航發局接受適性測試,確認體檢過關,才進入培訓階段。接著,他到訓練所接受規章和學科訓練,再擔任機車助理4個月,協助司機員確認路線和交通號誌,最後跟著師傅見習11個月、考取4張不同車種的駕照,歷經2年的過關斬將,終於在2017年12月成為正式司機。

台鐵司機的工作複雜,除了得依照號誌開車、停車、加減速,還得留心路線狀況與車況,注意各站時刻表,以及無線電對講機中的呼喚應答。再加上不分日、夜的輪班制,對體力是一大考驗,也正因為如此,司機員的年齡上限設在60歲。

不過,在平均年齡40~50歲的司機陣容中,張惟信並不因為年紀較長而享有特殊禮遇。他的師傅鄭康維,足足小他12歲,平時雖然稱他「張大哥」,在訓練上也是一視同仁、絕不放水。

從竹科辦公座到台鐵駕駛座、從經理變成學徒,張惟信相當珍惜這段重新成為「新鮮人」的經歷。駕駛路上,偶有令菜鳥措手不及的突發事件,師傅急忙除錯,難免沒辦法和顏悅色地傳授技術。面對指教,他謙虛地說「術業有專攻」,凡是前輩,都值得跟隨學習。同時,他也告訴自己:「只要有心,年齡絕對不是問題;只要我願意,一定可以跟得上。」

張惟信也強調,在受訓過程中,盡力去吸收、學習固然重要,但是軌道上的狀況百百款,晴天、雨天各有不同因應之道,所以要懂得消化所學,融會貫通成自己的技術,才能真正獨當一面。

順利通過駕駛員考核、如願「單飛」後,張惟信直說:「真的好爽!」他一面平舉雙臂,比起魚兒游泳的姿勢,一面形容獨享駕駛窗前風景的快樂,以及實踐夢想的自如。

更令張惟信醉心的風景,是人。「列車即將進站時,月台上滿滿都是人,每個人都殷殷期盼地望向車身。離站前再看一次,月台全空了。因為我開了一台肚量很大的車,在許多人的旅途上助他們一臂之力,那樣的快樂,不是錢能夠買到的,」他興奮地分享。

比起「只剩2年能開車」,張惟信更常想的,反而是「我還有2年的時間能圓夢」。經常行駛西部幹線的他,最喜歡嘉南平原的一望無際,「路很直,可以同時看到前方的4個號誌牌,像是把整個南台灣的風景都收攬眼底。」

另方面,談到同樣令讓他著迷的南迴線,他則說「穿越山谷、行過隧道,轉彎也有轉彎的美」,下一段風景總是令人意外,也因此讓人更加期待。

峰迴路轉的驚喜,一如他所做的這個人生決定。夢想沒有賞味期限,只要活著就有實踐的權利。下次若有機會搭上台鐵西部幹線,看見司機臉上洋溢著青春光彩,神情比出遊旅人更開懷燦爛,不要懷疑,那一定就是張惟信。

張惟信的轉職心法

  1. 不設限:不要畫地自限,還沒試就先打退堂鼓。以為有些限制條件「想當然耳」一定存在,但其實不一定。
  2. 掌握既有專長:仔細分析自己的優劣勢,放大優勢來補強劣勢。
  3. 轉換心境:就算曾是經理,換環境也得換心境。重新像塊海綿學習新知,並且不恥下問,更能快速在新的領域獨當一面。

 

張惟信

1959年次,台灣工業技術學院(現為台灣科技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曾任職工研院、力晶科技公司,現為台鐵司機員。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延伸閱讀:

  1. 她,主動爭取輪夜班 衝破台鐵玻璃天花板
  2. 「好好的醫師不當,妳天生喜歡看屍體?」抨擊就像屍臭難以淡忘,但她沒有逃
  3. 「外籍新娘能做什麼?」挺住質疑,她勇敢衝上國會殿堂
  4. 我希望別人尊重我,不是因為「我是CEO」,而是「我很專業」
  5. 船務工作沒有性別差異,重要的是一個人的決心和能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