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公益

好人來幫忙!你在蒜頭銀行開戶了嗎?

作者/曾慧雯 日期/2014-08-05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圖片來源/周書羽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今年蒜頭盛產,售價崩盤,蒜農因賤價拋售欲哭無淚。「好人幫」繼號召學生在花蓮火車站當「臨時孫子」、幫老人家提行李後,再度出動救蒜農。你也想成為好人,在蒜頭銀行開戶嗎?

「我切大蒜薄片練刀功,薄蒜片下滾油沸煎數秒,笊篱撈起,下酒。」5月底,作家張大春在臉書上更新一條動態,不只寫自己「一碗酒合半斤蒜,白毫子配流霞杯」的豪邁吃法,還分享「好人運動」發起人黃榮墩叫賣蒜頭助農民的故事。

黃榮墩曾號召學生在花蓮火車站當「臨時孫子」、幫老人家提行李,活動迴響熱烈,引起各地仿效。

黃榮墩曾是歷史老師,他成立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推廣鄉土教育、輔導青少年親近土地。這位大家口中的「黃老師」有著圓圓的臉、頗具份量的身材,還理著平頭,他自嘲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很像「大哥」。

哪邊有需要,「好人」就去哪邊幫忙

「好人運動」的概念就是串聯好人做好事,哪邊有需要就去哪邊幫忙。除了「臨時孫子」,黃榮墩還在花蓮果菜市場存10萬元基金,每天買來價格瀕臨崩盤的蔬菜擺在「好人菜攤」,讓顧客自助挑菜付錢。

一開始,只是因為茄子批發價崩盤,一斤只賣2元還沒人要,黃榮墩便拿了700元請人去果菜市場買茄子,沒想到茄子多到騎機車載不回來。他把茄子放在花蓮慶修院前讓路人自取,結果民眾不但順手付錢,還幫他擺了個小錢箱;等黃榮墩回到菜攤才發現,用700元買的茄子還有剩,但收到的錢竟已超過1500元!此後,他就把多賺的錢再拿去買菜,固定擺「好人菜攤」,不但幫忙農民穩定菜價,也讓消費者能跳過盤商、用合理的價格買到盛產蔬果。

黃榮墩賣過茄子、南瓜、柚子、雞蛋、玉米、地瓜,當高麗菜生產過剩時,他就號召「好人幫」包水餃請街友吃。「太陽花學運」期間,有人捐了5000元請他們去炒菜給學生吃,當時正值胡蘿蔔、高麗菜盛產,黃榮墩就買菜去立法院前炒麵,一炒就是兩個星期。

當發現今年台灣蒜頭價格面臨崩盤時,「好人幫」再度出動了。

冬天氣候冷涼適合蒜頭生長,但在台灣蒜盛產、政府開放阿根廷蒜進口,以及中國走私蒜頭充斥市面的多重因素影響下,國產蒜價直直落。黃榮墩說,台灣蒜品質好,以往一斤可以賣到100元,如今收購價跌到15元以下,雲林、嘉義等產地零售甚至出現三斤100元或四斤100元的流血價。

新港、北港媽祖廟前許多農民蹲在地上拋售蒜頭,價格愈喊愈低,黃榮墩看了很不忍心。在等不到農政單位協助的情況下,他決定自己跳下來幫農民賣蒜頭。

蒜頭銀行:先買一年份蒜頭助農民,再分批提領

蒜頭雖然是家家戶戶烹飪必備,但一般人不懂保存,一次買大量容易發霉,黃榮墩靈機一動,想到利用「蒜頭銀行」的模式來解套。

「蒜頭銀行」號召消費者以稍低於全年蒜頭零售均價的一斤50元為基準,集資購買大量蒜頭,幫助農民度過難關,卻不急著提領,而是先把蒜頭存放在農民家。

一方面,蒜農有了錢、有買主之後,就不會再急著賤價拋售,蒜價自然就會漸漸穩定;另一方面,這群「蒜頭銀行」的存戶不但買到低於全年均價的優質蒜頭,還省去保存的麻煩,只要在需要時再憑「蒜頭銀行存摺」向好人會館提領即可,助人又利己。等到蒜價穩定後,蒜頭銀行就會退出市場。

向農民買來的蒜頭未經處理,外皮還帶著土,黃榮墩就號召志工來幫忙剝蒜頭,剝完還要秤斤包裝,再拿上街頭叫賣。

這些都是極度耗費時間、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但說也奇怪,黃榮墩的傻勁感動了很多人,總有志工自動來好人會館幫忙剝蒜頭、包蒜頭,他們有些是學生,有些是家庭主婦,有些則是上班族,剝完蒜頭就默默回家,沒拿一分錢報酬。

有位阿姨天天到好人會館報到,一天忙完還把蒜球帶回家繼續剝成蒜瓣,速度從一開始的一天剝1斤,進步到5斤,剝得飛快。志工林淑芳是埃及媳婦,她自告奮勇擔任「蒜頭銀行發起人餐會」的廚娘,端出紅扁豆蒜頭湯等各式以大蒜入菜的埃及料理,介紹更多蒜頭吃法來幫助農民。

民眾響應 婚禮小物送蒜頭

好人會館從五月起集中火力賣蒜頭,已賣出1萬2千斤,但在產地還有十幾萬斤在等。受限於人手,賣蒜頭的速度很慢,但有愈來愈多來自各界的支援,例如網友揪團買蒜頭、即將結婚的新人訂購小包蒜頭當婚禮小物送給賓客等。

就在6月,宜蘭有一所國小、五所國中的校長及老師和他接洽,要出動學生幫忙剝蒜頭。一開始,不見得每個學生都樂意,而且絕大多數孩子壓根從沒剝過蒜頭,沒想到,剝著剝著,孩子發現剝蒜頭時心情變得平靜,剝著蒜頭的同時也能跟同學談心,逐漸投入這份工作。

從「臨時孫子」、「好人菜攤」到「蒜頭銀行」,各式各樣充滿創意的「好人運動」讓大家知道,做公益並不只有義賣、募款形式,原來舉手之勞提一件行李、買一包蒜頭,都可以讓善意擴散。黃榮墩的點子創新、簡單、貼近生活,讓人人都有能力也有機會「做好事」。

幫助蒜農從吃蒜頭開始

一個好人的力量或許渺小,但一群好人凝聚力量,卻能成就了不起的事。

黃榮墩說起賣玉米的故事。曾有企業出一筆錢,要黃榮墩拿去幫助農民,玉米收成後員工都傻住了,因為足足收成了4000根玉米!他們從不知道這筆錢竟能種出這麼多玉米。農民一早從田裡摘下玉米,由黃榮墩開車運到台北水煮,當天下午,公司人人都有現採的香甜玉米當點心,下班時每人還能帶好幾根回家。

無論是企業集資種玉米,或是花700元買茄子救農民,這些經歷都成為蒜頭銀行成立的養分。「我發現,只要真正想做的事情,都做得成,」從賣茄子、玉米到蒜頭,只要認真想做好事,周圍的助力都會源源不絕,幫助黃榮墩能往前一步、然後再往前一步。

黃榮墩所做的,是一件簡單的好事:幫農民賣蒜頭。但是,當他聚集了一群願意做好事的好人,這件簡單的好事就會產生驚人的能量,進而吸引更多好人加入。

「悲願慈心吃蒜通,傷農莫過賤農工。我今修得彌陀道,救苦猶原飲食中。」張大春如此寫道。

幫助蒜農並不難,當好人做好事,就從買蒜頭、吃蒜頭開始。

BOX1:怎樣可以幫助台灣蒜農?

1.在蒜頭銀行開戶。總行設在好人會館,台北市、花蓮市有多個提貨點(相關資訊請在臉書搜尋「好人會館」專頁,或撥打電話02-2322-3923)。

2.直接向農民購買蒜頭。

3.多吃蒜頭,多做蒜頭料理,例如蒜頭雞湯、地瓜葉蒜頭湯、涼拌豆腐佐蒜末。

BOX2:志工的第一堂課:上街賣蒜頭!

記得第一次拜訪好人會館,我只顧著聊天(跟我聊天的黃榮墩手上仍不斷剝著蒜頭),沒幫上什麼忙,還被好人會館執行長翁純敏留下來吃飯。平白無故蹭到一頓飯,內心有些過意不去。

於是,我自告奮勇報名蒜頭銀行志工,想說剝蒜頭、包蒜頭應該還做得來,結果好人會館企劃執行黃舒燕問:「下午4點要上街賣蒜頭,要不要一起來?」我愣住,心想我絕對不敢在路邊吆喝賣菜啊!但又不願被視為遜咖,只能硬著頭皮說好。

下午3點,我先去幫忙包蒜頭,要先挑蒜頭裝進網袋,秤重約一台斤,然後再把袋口綁緊。一陣手忙腳亂後,我總算抓到訣竅,一小時包了近100包蒜頭。

接著,我最害怕的時刻到來,要頂著近攝氏38度高溫上街賣蒜頭了。這天叫賣地點是台大醫院捷運站前,我們把蒜頭放上三台手推車,各自找好定點便開始叫賣。老實說,我快嚇壞了,一看到人來人往就緊張到不行。黃榮墩說:「別怕,你先聽我講一遍。」他就像夜市攤販一樣流利地開始賣起蒜頭。

「台灣蒜頭的蒜素是阿根廷蒜頭的5倍,營養豐富,這樣一袋只要50元!小姐來買一斤蒜頭吧!還有那位紅衣服的先生,吃漢堡也可以配蒜頭喔!同學,要不要買台灣蒜頭帶回家給媽媽,媽媽一定很開心!」

我實在太佩服黃榮墩了,到底怎麼能講得這麼溜?觀摩幾分鐘後,我也鼓起勇氣開口喊:「雲林、嘉義的蒜頭一包50元!炒菜煮湯都很好用!請幫助台灣的農民!」喊完感覺很糗,不過萬事起頭難,過了第一關,接下來就好多了。

路過的人有的忙著講手機,有的面無表情,但也有人用好奇的眼神看著滿滿一車蒜頭。過了一會兒,真的有人靠過來買蒜頭了!萬歲!每賣出一包蒜頭,我心裡都充滿快樂與感激,一方面覺得自己能為農民盡一點力,另一方面則是高興親手包的蒜頭都有了「好歸宿」。

我們比預定時間提早半小時賣光,而且我這一車竟是最早完售的。當賣掉最後一包蒜頭時,志工們聚在一起鼓掌歡呼,搶到最後一包蒜頭的客人也笑得好開心。

準備返回好人會館前,終於有機會跟其他志工聊聊。謝旻諭、謝旻憬、謝旻樺是堂姊妹,分別從三峽、龍潭過來,旻諭說:「今天是我生日,特地請假來當志工。」語畢,大家立刻圍起來幫她唱起生日快樂歌。那一刻,我簡直說不出有多美好。

結果,那天我還是莫名其妙蹭了一頓晚飯,但因為有幫忙賣蒜頭和摘九層塔,所以沒上次那麼心虛。

吃飯時,我興奮描述今天碰到形形色色的顧客,以及看到警察接近時有多麼驚嚇(我頓時停止叫賣,默默躲到陰影裡不敢動),黃榮墩則分享他碰過有人給了100元,卻說不要蒜頭、只要捐錢。「因為信任吧!」他認為信任就像植物的根,有了根,才能鞏固基礎、輸送養分,讓夢想成長茁壯。

「上街賣過菜之後,就會感受到台灣人的信任與溫暖,農民相信我,消費者也相信我,」他笑道:「所以我總是說,要來幫忙,第一課就是上街賣菜!」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