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心靈

彭懷真談跨界/三位清華才子的鼓舞

作者/彭懷真 日期/2018-05-10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東海大學博雅書院的書院長是我的老朋友,常常相互鼓勵。長期擔任學校國際事務負責人的他,去過許多的大學,每到一校,圖書館是必定走訪的。他說:「進入圖書館,就會對知識尊敬。」見多識廣的老友致力於開拓學生視野,能又博又雅。

書院的榮譽書院長是劉炯朗教授,這位國際知名的計算機科學的專家,曾擔任清華大學校長(1998 - 2002年)等教育主管。興趣多元、著作豐富,獲得過金鼎獎,又主持廣播節目。十多年前來東海演講「數學與詩」,將自然科學及人文學科做了精彩結合。會後我有幸坐在長輩的身邊共進晚餐,如沐春風。

清華大學有兩位劉校長,另一位就是劉兆玄(1987年 - 1993年),都是持續跨界的才子。卸任行政院長後,他寫武俠小說《王道劍》、寫故鄉在抗日期間的感人傳奇《雁城蝶影》、寫台灣培養的三位人才在中東捲入國際紛擾的間諜戰《從台灣來》。每本書,都好好看。2016年我撰寫《比人生更真實的是電影啊!》,有幸獲得當時擔任文化總會總會長的前輩親筆為序言。新書剛出,去文化總會拜訪感謝,一個多小時的談話收穫滿滿。

我的叔公彭傳珍畢業於北京的清華大學,後來在廈門大學任教。當台灣的清華大學要設校時,梅貽琦校長力邀叔公擔任總務長,對早期校園的規畫著力甚深。離開清華後到國立編譯館任職,叔公抑鬱。六十幾歲常住院的老人家總是鼓舞才十幾歲的孩子,帶我去看籃球賽、去吃港式飲茶,我常常下課就背著書包到現在的和平醫院陪他,晚上快八點,才離開回家寫功課。

叔公本來學教育,二十五歲就擔任福建龍岩中學校長,碩士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教育,他擔任許多大學的主管。精通中文、英文、俄文,文筆絕佳,曾翻譯英文、俄文著作。《今日蘇聯》、《大退卻》等書。

連續提到三位與清華有淵源的人物,他們都不僅教學研究還從事教育行政工作,都寫了好書,更重要的,都跨界。

其實許多人都有跨界的經驗,只是忽略這些經驗對自己的意義。人生走過的足跡都可以充滿意義,四月二十六日我面談幾位新人,有些當初念幼兒保育,有些讀老人福利,還有不同背景的高職專科。我問:「那些與社會工作不同的學習,對於今日要從事的社會工作有什麼幫助?」

回家之後,想到高中原本念自然組,我很少想到那一段看似不愉快的歲月,如今也要問問自己?我高三轉到社會組。攻讀社會工作拿到學士碩士,轉跑道讀社會學。拿到博士後,跨足社會工作、社會學、管理、新聞等領域。我總是充滿好奇心,願意多了解一些其他領域的事務。如果有機會,就投入。

今年又帶著協會的跨界,進行新的研究與服務。圖書館,更是一個可以變化多端的舞台。經常與四面八方、各種專長的人才聊天,商討各種可以合作的方案,真是有趣。

人生,如何又博又雅,先試著跨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