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懷真談人生齒輪/太喜歡,什麼?

彭懷真談人生齒輪/太喜歡,什麼?
放大字級

清明假期第一天,陪著外孫女出遊,沒有特定行程。剛離家,看到小公園裡遛滑梯,要求去玩。一個多小時的玩樂後,車子往前不到兩公里,又有一處兒童遊樂設備,立即高喊要停車。剛下車,才兩歲八個多月的小女孩說:「我太喜歡溜滑梯了。」

整個早上,到處玩。她很快樂,我在旁也快樂,我太喜歡陪著這位活力四射的娃兒。反覆思考:「甚麼是自己太喜歡的事情呢?」

大概是寫作吧!每天早上,通常都寫文章。每天有完整空檔,寫稿。晚上要睡覺了,有時寫幾百字。看報看雜誌讀書欣賞電影,常想到那些是可以寫作的體裁議題;推動方案開會聽演講搭車外出,也想到有些經驗可以放在文章裡,甚至不愉快的挨罵被誤會遭批評,使心中平靜的原因是多了實際的經驗,有助於寫稿。

隱地是當代寫最多文章的人之一,他大量發表各類型的文章。有一回,這位文壇前輩打電話給我,表示閱讀我的評論心有戚戚焉,我北上向他請益,相談甚歡。我所寫作的量,還不到他的一半。例如包括《2002/隱地》和《2012/隱地》,一年的每一天都寫一篇相當長的文章,熱情又活力四射寫自己、寫周遭的種種,寫台灣與大時代。用日記的方式,每天都要以新鮮的材料、獨特的觀點去分析和分享,我十分佩服。

四月三日,隱地在聯合副刊寫<帶走一個時代的人>,描述另一位愛寫的人---剛辭世的李敖。重點除了李敖愛寫能寫認真寫廣泛寫,還有李敖喜歡訴訟喜歡打官司,甚至把「告人」當職業。李敖告過隱地,隱地對此耿耿於懷。不過,隱地下筆心存寬厚,依然以動人的方式肯定才子,認為無法以常人觀點評斷李敖。對於昔日的委屈,記得住但懂得以更大視野詮釋。

我好奇:李敖寫得多,還是隱地?有興趣的人或想以此撰寫學術論文的年輕學者可以考據一番,不過,愛告人的李敖沒法再寫了,這一點隱地占優勢。

最近與兩位好友聚餐,兩人都處理「告人」的事,一為律師,一為法官。平心而論,律師的口才比法官要強。或許是律師輸贏的壓力大,想到口袋裡的新台幣,非得舌燦蓮花。缺錢的人,為了求生存,的確得多說幾句。那麼,缺錢的人是否會多寫呢?

我有一陣子多寫,賺稿費的確是優先考慮。但也得考慮形象與外界觀感,許多邀約只能推辭。就像娃兒愛溜滑梯,必須顧慮安全性。就算再喜歡,摔了跌了淋雨感冒,不值得。若是違背良心良知、違背基督徒知識分子的立場,就別寫了!​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