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可以這樣過 !「米式小姐」共耕池上夢田

一個人可以這樣過 !「米式小姐」共耕池上夢田
圖片來源/李國芬提供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

信不信由你,重點是發自內心的想望確實生命力強大,光是自助人助就足以夢想成真。

2015年12月31日,子夜跨年倒數,愛上台東池上的編輯洪雅雯以身旁朋友都能聽見的音量許下心願:「新年好想過半農半編輯的生活喔!」

姐妹情深 行動是圓夢第一桶金

沒有發動全宇宙來幫忙,而是聯合7位交情近20年的「一個人」姐妹,加上兩位一見如故的新夥伴,洪雅雯的大膽渴望隔年就在租來的一分多池上農地抽穗結粒。

初次收穫的600公斤稻穀碾出360公斤白米,以「米式生活」(Miss Life)在朋友圈初試啼聲,品牌英文名的「Miss」一字雙關,透露成員清一色全是女性,也與「米式」諧音。

9位米式小姐泰半是六年級生,19年前,其中7人先後相識職場,當時大家剛跨過菜鳥生澀,在年輕漸變成熟時結為莫逆,接下來的生命機遇又讓她們不約而同仍是「一個人」。

果決的一個人 加速築夢

米式小姐之一的曹翠雲認為,「一個人」是米式生活能迅速成形的重要因素,「需要做決定時,不會有人『要回去問一下』,大家都果決迅速」,米式小姐忍不住笑說自己是女漢子。

洪雅雯追夢大膽,但築夢謹慎,懷帶好友的力挺盛情,她仔細估算前期投入,降低圓夢的門檻與風險;除了農地租金,米式生活還有一處供自家姐妹到訪時落腳的「米舍」,這個兼具工作與居所的空間,也宣示落地深耕的心意。

由於規模精簡,每人出資僅較社會新鮮人的月薪再多一些,「若不是米舍空間老舊必須整理,還可以更省。」可見錢不是問題,歲月濃於水的交情才是展開米式生活的第一桶金。

女漢子有話直說,米式小姐並非總是意見一致,「意見不一時大家會說開來討論,從不吵架。」

稻作成熟時 到池上看妳

有了米式生活,久未碰面的老朋友也找到新鮮理由前來相聚,「所有朋友都被我們帶到池上來了」,曹翠雲過去在日本念書,回台後的工作又負責接待日本訪客,幾年下來結交不少日籍友人,加上米式小姐個個好交朋友,國內外至交現在都樂得趁全年夏、秋兩次收成,相約「池上見」,到9位女性的夢想基地一探究竟,朋友們坐上收割機的莊稼生活初體驗,全都化為手機裡信手拈來的鮮活影像。

(「我們在中央山脈山腳下有畝田」,初春插秧。照片:李國芬提供)

入境問俗 結交在地夥伴

來到池上,學做池上人,米式小姐勤於趴趴走,四處探索也順便做功課,不期而遇在地夥伴溫金梅則是意外的收穫。原本在知名北歐家具賣場擔任採購的溫金梅雖然只比米式小姐早到池上3年,但在當地工作生活,已是半個池上人,她現在坐鎮米舍,是米式生活駐地代表。

到池上的第一年,洪雅雯徹底力行「半農半編輯」的發願,每個月到池上一至兩次,每次停留一週到十天,自己耕種近兩分大的農地。

她不僅自耕,還在米舍前空地遵古法嘗試日曬稻,曬稻的過程很勞碌,她當時得到每15分鐘要翻動稻榖一次的「指導」,這位陌生鄰居的傻勁左鄰右舍看在眼裡,忍不住紛紛跳出來好意指點,「每隔幾分鐘就有人騎機車經過,指手劃腳說妳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現在想起來還很爆笑。

米式生活女人當家,還是需要與男性合作。有過這次經驗,眾人都同意帶著陽光香氣的日曬米真好吃,但也決定暫將農事交給專業,瑞豐米廠李威村協力碾米,並且介紹擔任農夫的同學謝曉明幫忙田間管理,米式小姐則將力氣轉往原本熟悉的行銷領域。

(戴上斗笠,曬人也曬米。照片:李國芬提供)

摸索嘗試 創業夢未完待續

2017年,曹翠雲的日本友人到池上教米式小姐做飯糰,觸動溫金梅另個創業計畫,採預約經營的日式飯糰專賣店很快就在2018年初開張。專賣店由溫金梅獨立經營,飯糰則以自家米式生活白米捏製,不少客人細嚼素樸的日式料理手法,嚐出其中的米飯香,想知道能不能帶一包米回家?

每年兩收的各360公斤白米,透過朋友口耳相邀很快就賣完了,少少產量還不足銜接全年長銷。經過兩年寓交友、旅行於耕作的集體創業摸索,似乎是時候再放大夢想的格局了。

看米式小姐築夢踏實的米式生活,看見無拘無束原來是追夢的本錢;一個人這樣過,其實還挺不賴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