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陪伴母親的照護筆記:失智者的「純真個性」

陪伴母親的照護筆記:失智者的「純真個性」
放大字級

媽媽罹患失智症前,我從來沒在媽媽面前哭過。

我很感謝她養育我長大,心中也對她十分感恩。不過,畢竟我是個男人,男兒有淚不輕彈,所以我從來沒在她面前哭過。不過,自從媽媽罹患失智症後,我經常在不經意的時刻被她的言行感動。

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不會直接表露情緒。有時真的很想說聲「謝謝」,卻繞了一大圈表達謝意;對自己「喜歡」的事物也不會直接表明,反而只是淡淡地說:「我不討厭。」但是,失智患者不善於包裝自己的情緒。他們想什麼就說什麼,照顧者有時候會被他們說的話傷害,甚至產生討厭的情緒反應。即使如此,照顧者也會被他們的憨厚、純真打動,甚至到感動落淚的程度。

媽媽曾經說:「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又沒生什麼大病,老天真的很眷顧我。」但事實上,我媽媽從十幾歲就罹患了罕見疾病「進行性神經性腓骨肌萎縮症」(Charcot-Marie-Tooth Disease)其實稱不上健康。

聽說她國中參加馬拉松賽跑,由於跑得太慢,等她跑到終點時,會場早就空無一人。後來媽媽還罹患失智症,明明身上病痛不少,卻還說自己很幸福、老天很眷顧她。

即使罹患廢用症候群,一整天窩在暖爐桌下無法動彈,媽媽還是想要盡母親的職責,努力爬起身來準備做飯。明明前一刻我們還吵得不可開交,等到我要回東京,她又忘記吵架的事情,笑容滿面地目送我出門,揮手對我說再見。

看我在盛夏的大太陽底下修剪庭院裡的樹木,又會拖著蹣跚的腳步為我送水,怕我口渴。而且五分鐘前才拿水給我喝,五分鐘後又帶水給我。

如果媽媽沒有罹患失智症,我不可能看到她這一面。媽媽每次都直接表達自己對兒子的關懷,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如此深刻地感受到媽媽的愛心。正因如此,我經常在心中感動落淚。

「我的高中制服還是爸爸那個長得很醜的小三買給我的。」媽媽最近經常想起自己學生時代的事情。就連過去絕對不可能對兒子女兒說的祕密,在罹患失智症後,竟也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

我的爺爺奶奶在媽媽高中時離婚,原因就是爺爺在外面有小三。後來媽媽跟著爺爺生活,自然也就得跟爺爺的新歡同住。

奶奶很恨那個害她離婚的小三,完全不願照顧跟著自己生活的二女兒(我阿姨)。就連應該由媽媽出席的學校面談(學期末由導師、家長和學生針對生活和在校狀態進行會談),也由當時還是學生的姊姊(我媽媽)代為參加。

對我媽媽來說,她的年少時期過得很不順遂。

我相信要是媽媽沒有罹患失智症,她絕對不會對我說這些過往的事情。正因為罹患了失智症,言行變得直率,才能打破顧慮,想到什麼便說什麼。

說實話,在日常與家人相處的過程中,由於我們都太容易對他人的付出習以為常,因此很少有機會發自內心感動或慶幸。不過,在我開始照護家人後,才體會到被純真的心意打動的感覺。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摘錄自采實文化出版《陪伴失智媽媽55則照護筆記》)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