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軍官江靜|保留眷村記憶成就中年志業

退役軍官江靜|保留眷村記憶成就中年志業
圖片來源/陳德信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走進楊梅埔心眷村故事館,像踏進另一個時空,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書房,牆上掛著眷村舊照,書桌上擺著黑色轉盤式電話、傳記文學、硯台、毛筆架,再往前走入客廳,籐製桌椅,五斗櫃上的壓式熱水瓶、小型黑白電視,讓人彷彿置身1950、1960年代的眷村家庭。

眷村故事館內陳設不多,但每一幀照片、文物都是創辦人江靜從無到有的努力成果。

無心插柳的志業,從零開始卻愈做愈多

江靜是職業軍人出身,在兩岸、學校、企業繞過一圈後,50多歲來到楊梅金龍社區發展協會。談到眷村故事館的起源,他說當初是為了充分利用社區活動中心的場地,才興起展示眷村文物的想法。

楊梅金龍社區早年為眷村,從1954年興建第一批眷舍「四維新村」,到2005年「北功新村」、「三龍新村」拆遷完畢,前後51年共8個眷村,承載超過1千戶的軍民眷屬回憶。

金龍社區與台灣其他眷村的最大不同在於,這裡的眷舍被全數拆除。江靜指出,全台縣市政府均可指定保留一個眷村,中壢龍岡爭取了「馬祖新村」;新北市更將空軍眷舍「三重一村」完整留下;國內多處眷舍也以歷史建築或聚落的名義,被部分、或全村保留,「但我們埔心不知道可以爭取」,如今8個眷村不是改建成高樓,便是成為荒場。

8個眷村不復存在,又遇上活動中心的閒置,讓故事館有了起頭。為蒐集文物,江靜開始接洽當地耆老,面對凋零的眷村第一代,他赫然發現自己在跟時間賽跑,另方面,長輩不明瞭他的意圖,也常給閉門羹。

江靜說:「老人家問我,你來幹什麼?賣靈骨塔?賣保險?這個年代詐騙集團很多。」

於是他從母校桃園市立四維國小開始發布籌設故事館的訊息,願意投入的人也逐漸浮現。除了女兒教他如何將老照片轉換為數位檔案,更有人遠從美國將他蒐集到的照片做成影片傳上Youtube,好讓他在與老人家溝通時,有可以說明的素材。

「長輩會覺得,為何別人家的東西在故事館,我們家卻沒有?然後開始跟進。」過去近5年,光是老照片就已蒐集超過2000幅。

(打麻將是眷村太太們的共同回憶。攝影:宛家禾)

他甚至為已成記憶的「敬軍」、「四維」、「三龍」、「金門」、「成功」、「五守」、「北功」等新村和「光華二村」製作了8面大旗,寫著各自的眷村名稱、存滅年代,再印上陸軍徽章。所有建村、拆遷改建的年代是江靜依據長輩、自己的記憶、軍方和報章資料一一取得。

「我的資料是野史,但是準確度比較高,」江靜說:「我希望後世的人說,以江先生的資料為準,將來會有人沿用我的東西,所以要很謹慎。」

(打麻將是眷村太太們的共同回憶。攝影:宛家禾)

真正對眷村有感情的是第二代

江靜為這小小故事館所投注的心力,可能早已超過他的預期。幾年下來,因長期使用電腦處理文史資料,視力嚴重退化,用腦過度也讓他白髮增多,甚至在布置展館時摔傷,開刀住院近月餘。他直說:「我變得很醜,以前沒那麼老,這5年變得很蒼老。」

感嘆之餘,卻持續運作著故事館,原因無他,就是情感二字。「對第一代而言,來台灣、住眷村非我所願,把我趕走也非我所願,老人家覺得眷村再怎麼好,他還是想家鄉,所以很多長輩都到內地去了,真正對眷村有感情的是第二代,」江靜指著自己。

有位移居美國的眷村居民,帶著陸籍友人遠道而來造訪故事館。「我問她,你都已經在美國定居,為什麼要來這邊,房子都拆了?她回答不出來,其實很簡單,就是感情。」

共同情感的背後是層疊交織的眷村大小事,其中居民有將官主從之分,故事不總是和樂,這樣的階級分野甚至綿延至今。江靜透露,曾有兩位擔任故事館志工的長輩起爭執,「其中一位媽媽說,你最好不要講話,你先生不過是士官,另一位媽媽眼淚就流下來。」藉由這個例子,他期望居民既然對眷村抱持共同情感,就好好守護這份記憶,別再有軍階之分。

江靜曾問,若沒人刻意保留眷村文化,一百年後還會存在嗎?結果無人能預料。不過,如果更多人能視文化的保存為志業,那麼不只是眷村,台灣各種獨有的文化,都不會有消失的一天。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goo.gl/H8mmY6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