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懷真談摺痕/冷門大學科目,年輕人不讀該怎麼辦?

彭懷真談摺痕/冷門大學科目,年輕人不讀該怎麼辦?
放大字級

教育部趕在年底公布了106年大學新生註冊率,讓無數在高等教育體系裡服務的人都膽戰心驚。

台大的社會工作系博士班去年也掛零,今年情況改善。社會學則已經冷門到連台大、清大的博士班,連續兩年都沒有新生註冊,政大的博士班前年也沒有學生就讀。回想民國六十五年考上台大社會學系時,許多長輩都提醒此科系的出路可能不佳,如今社會學還是這麼不受歡迎。

我在民國七十二年到東海報考當時國內唯一的社會學博士班,十二位錄取四位,六年後成為台灣本土第三個社會學博士,我的兒子大學時也念社會學,我們都很愛這門學科,始終覺得這學科給予獨特又珍貴的位置。如同古希臘數學家阿基米德有句名言:「只要給我一根夠長的槓桿和一個支點,我就能舉起地球。」我則對觀察分析台灣,充滿興趣。我狗尾續貂,認為:「只要給我一個位置和一個鍵盤,我就能寫出對台灣新的觀察文章。」

2017年,我刊載於報紙的評論超過六十篇,大多數以台灣社會為體裁。只要有某個社會事件、公眾議題、弱勢群體,我就能基於社會學的訓練,完成論述,搶佔報紙有限的版面。如果沒有社會學的訓練,我恐怕連十篇都寫不出來。

阿基米德這位科學家,對於舉起地球頗有興趣。那個時代的人是否會覺得他不實際、很無聊呢?大家每天忙忙碌碌,又何必在乎舉起地球這麼遙不可及的目標呢?就像很多人會認為:社會學有甚麼好念的,讀社會學博士太不實際了。

許多學科,都被主流視為冷門。許多領域,都被市場導向的人忽略。許多職位,都被權力核心的人漠視。但是,冷門反而給予獨特的機會漸漸成長,忽略及漠視使當事人多些冷靜。少了眾聲喧嘩,在寧靜中有了冷靜沉思的時光。少了一些出人頭地的機會,在平凡中淬煉智慧。

我這學期講授「自我探索與成長」的教室不在熟悉的社會科學院,要去離研究室比較遠的大樓。在那棟樓的第三層有間小房屋,是我獨自考社會學博士班資格考的地方,有一科從早上九點開始寫,完成全部回答時,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三點半。我幾乎已經遺忘此經驗,因為重新到此樓上課,記憶又浮上心頭。那時我二十九歲,如今接近六十歲。這個小小記憶,如同一次生命的摺痕,我非常珍惜。

十八歲、二十九歲、六十歲,我都愛著社會學,寫社論評論所得到一些稿費,則使存摺多了一些款項。更重要的,社會學使我的腦因為學習,多了用功的摺痕;使我的腳因為調查,多了行動的摺痕;使我的眼因為探索,多了視野的摺痕。不論有沒有年輕人願意好好攻讀,我還是會繼續享受這看似冷門的學科。

摺痕第七篇文章又要為這系列告一段落,下一系列已經是2018年,我要以「里程碑」為名。​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