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健康

大人的紓壓行動| 親近大自然,找到個人專屬的祕密花園

作者/藍麗娟 日期/2017-12-04 文章出處/天下雜誌

現代都會人生活步調快、工作壓力大, 「空間治療」教你在水泥叢林中找到個人專屬的祕密花園, 也讓你輕輕鬆鬆擺脫焦慮與壓力。

午後,象山樹林愈顯乾燥,風吹樹梢唱出海濤般樂浪,蟬兒和音,風聲稍歇,一片樹葉輕輕落下。

「閉上眼睛,聆聽大自然的聲響,你會覺得各種知覺接收器都張開了,」王銘琪,台北市環境綠化基金會技術組組長,描述她的空間治療體驗。

大自然有益身心

「爬山、散步,就是一種空間治療(environmental therapy)。藉著接觸大自然,人們可以得到再生(re-create),不像唱KTV,只是發洩,」文化大學景觀系系主任郭瓊瑩說。

家住在台北四獸山附近的心理諮商訓練講師許中光,每隔兩、三天,總要到山上走一走。「當我不愉快,或要把事情想清楚,我也會來做些活動,深呼吸,想不通的事情,也就比較能過得去。」對他來說,這個已經造訪千次的鄰居,就像一座「祕密花園」,總給他再生的力量。

專研環境心理學的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黃耀榮指出,經由「情境轉換」的過程,人由單調、中央空調、人工照明的辦公室環境,轉移到充滿陽光、綠意、完全開闊的自然環境,的確可以感受到正面效益。

「自然環境與人的心理健康很有關係,」台大城鄉所所長畢恆達肯定空間治療的效果。他指出,國外許多相關研究,都證實自然空間對人有益,包括恢復能量、逃開日常生活與例行工作帶來的倦怠感、加強信賴感,以及肯定自我等。

畢恆達舉例,美國曾有一項研究比較兩組病人手術後住院康復的情形,一組病房窗戶面對磚牆,另一組則可看到自然景觀。研究發現,後者住院時間較短,使用的止痛藥劑量、手術引發的副作用,沮喪、哭泣、需要鼓勵的情形都較少。

研究者發現,人在接觸大自然時會產生較高的α腦波(當腦波呈現α波時,腦內較易分泌一種使人情緒變好、提高自然治癒力的荷爾蒙,也就是腦內嗎啡),不但能使人增加注意力,也能放鬆心情。因此,美國許多醫院開始在病房與院內張貼大自然照片與風景海報。

自然空間具有療效

在國內,部份醫院也開始為病患進行空間治療。

石牌振興綜合醫院精神科即自美國引進「生理回饋機」,讓病人在躺椅上保持安靜與舒適的姿勢,觀看螢幕播放的綠野、水流等大自然風景,可以為病人紓解精神壓力、減輕焦慮或失眠。

台北市立陽明教養院華岡院區,在文化大學景觀系與台北市錫4環境綠化基金會的協助下,於兩個月前成立實習農場,用園藝與空間治療的方式,輔助治療輕、中度智能障礙院生。

「他們變得比較能跟人溝通、互助合作,情緒也穩定多了,」看著院生在菜園中合群、自信地成長,農場園長謝靜文笑著說。

「園藝治療,也是空間治療的一種,」文化大學景觀系副教授郭毓仁表示。人在照顧植物的過程中,不僅可以體會生命生長的奧祕,也能得到自信與滿足感。

畢恆達也指出,當人自覺必須照顧其他生命時,較能肯定自我。他以美國環境心理學者路易士曾進行的一項實驗為例,社區公園將花圃劃成小塊,供當地青少年認養栽種,結果發現,由於青少年將大部份精力用來照顧花圃,使得當地青少年犯罪率下降。

空間治療的效用,當然不僅止於病患,還包括一般人。不過,能真正了解並力行的人並不多。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去年的統計,有六一%的國人,以看電視、錄影帶度過假日。這顯示都市人生活忙碌、焦慮,充滿壓力,卻不知如何紓解。振興醫院精神科醫師蘇東平認為,都市空間太過狹窄、擁擠,導致人們很難透過大自然紓解生理疾病與工作壓力。

都市規劃重新重視大自然

路易士的研究也指出,醜陋、髒亂、太多建築物、缺少自然環境,會造成人對自我的負面評價,並對人與環境或與他人的互動產生負面影響,造成惡性循環。因此,都市空間的規劃,不應忽略人對大自然的需求。

此外,畢恆達指出,早期都市設計與規劃,比較強調功利與實用性,因此,將人們本來應該享有的大自然,一一排除到都市之外,此種情形,國內外皆然。

像美國波士頓和芝加哥,以往為了交通考量,在都市外圍築起高架橋,隔開水域與城市,只有開車行經高架路段的駕駛人與乘客,才有機會享受都市外圍的水岸風光。近年來的趨勢則是將高架橋打掉,道路遁入地下,都市居民可以在河岸或湖邊步行,直接親水。

此一趨勢,在台灣也慢慢擴展。宜蘭冬山河就是個著名的例子。而台北都會區附近的河川,基隆河、大漢溪、新店溪,也沿著藍帶(河水)開闢或重新規劃了綠帶(公園、綠地)。開闊的河岸與綠地,提供居民身心休憩之處。

規劃設計台東縣關山鎮環保親水公園的建築師郭亙榮,即致力把親水與生態的觀念帶到公園裡。比如在公園設置賞鳥牆或賞鳥屋,讓人們躲在牆後或屋外觀察鳥兒的活動,但鳥兒全然察覺不出人的存在。透過開放的生態公園,讓人們重新親近大自然中的生命。

環保公園或親水公園固然受人喜愛,但是,國內許多地區在籌設公園、討論規劃需求時,「仍將注意焦點放在停車場多大、有多少空間可以讓攤販賣東西,」功利取向的觀念牢不可破,讓郭亙榮相當無奈。

「如果無法深刻了解大自然,並對她產生感情,很難體會生態保育的重要,」喜愛爬山的心理諮商訓練講師許中光說。每一次爬山,他都一再發現象山遭受人為破壞、濫墾的痕跡。可以做為空間治療的場地,相形之下不斷減少。

走出戶外,親近自然

讓人們體會大自然的益處、珍視自然空間,是世新大學講師涂淑芳致力推廣大自然體驗與空間治療的目標。

「其實台灣有山、有水,拿台北來說,四周的郊山很近,市民很容易親近大自然,」涂淑芳說。

擔任過報社旅遊版記者,曾對個人旅遊經歷相當自豪,擁有美國紐約大學休閒教育碩士學位的涂淑芳,有一回參與自然教育學家科內爾(Joseph Cornell)在舊金山舉辦的體驗自然營,對大自然的體會瞬間逆轉。在北美針葉林裡,「我第一次發現,雖然不知道這些植物的名字,但是卻可以和大自然那麼接近,」回想起當時的體驗,涂淑芳心中滿是感動。

回國後,涂淑芳引介科內爾的自然觀念與體驗方式給民眾,親自帶領小學生與社會人士到台北郊區山上體驗自然。

有一次,涂淑芳帶領台北市南門國小學生在校園內做空間治療。透過一項「照相機」的遊戲,兩人一組,一人扮演攝影師,負責找畫面;另一人閉上眼睛,扮演照相機。由於每組只能「拍三張照片」,因此,只有攝影師「抓到好的鏡頭」時,「照相機」才能睜開眼睛「拍照」。整個活動下來,學童對校園有了全新認識,有許多學童說,「從來沒有注意到,校園裡有這麼美的地方。」

畢恆達也指出,因為大自然很吸引人,既能讓人集中注意力,又不需要傷神,因此,每天應付生活壓力的心理機制得以休息。

像國小老師林秋蟾爬山、接觸大自然的主要因素之一,就是為了放鬆心情、釋放壓力。家住林口,也常爬山的生物技術公司職員趙光夏說:「和大自然接觸,是一種愉快的經驗。」

空間治療不需要遠求。「其實,大自然就在你身邊,住家附近公園的小角落,就可以是你個人專屬的祕密花園」,郭瓊瑩說,這樣可以避免大家都往同一個風景區擠。

涂淑芳也有相似看法。她認為,每個人只要用心觀察,一定會在住家或工作地點附近發現一方自然美景,適合做空間治療。

既然多走幾步路就可以排除焦慮與壓力,那麼,都市人,何不給自己來個空間治療?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goo.gl/H8mmY6


延伸閱讀:

1. 台味之光:一杯正宗珍奶 打敗日本

2. 名人談台味/蔡康永:台灣味,配角最搶戲

3. 每天都穿相同衣服的5個理由

4. 設下70道關卡,給你最安全的蛋

5. 站上舞台:台灣廚師的全球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