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石人生|王琄x馮翊綱/別再說「以後」,現在就是人生!

寶石人生|王琄x馮翊綱/別再說「以後」,現在就是人生!
圖片來源/陳德信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我有一個戀情分手分得很糟,對方後來過世了。多年後,夢到他來向我道歉。」

這個夢境讓大齡女子、三屆金鐘影后王琄驚醒,當下深覺致歉要及時,別等到夢裡再說對不起,「我於是開始學習和解。」與她一同創辦「相聲瓦舍」的創業夥伴馮翊綱是重要的和解對象之一。

《康健雜誌》大人社團年終場活動「寶石人生」現場,馮翊綱對著3百名聽眾話說從頭:「我們是大學班對,從大一到大四,只是後來被兵變了」。

「兵變」應該是四、五年級男性共同的深惡痛絕,當時年輕的王琄急於「找」自己,忽略顧及男友心情,兩人從此形同陌路,直到多年後,在一次預先知道兩人都會出席的聚會,王琄主動向馮翊綱致意,打開心結。

盤點後再出發

人到中年,積攢了成就經驗,也無可避免留下親情、愛情或友情的情感糾結,其中偶爾摻雜著夢想未竟的遺憾。

幸好警告提醒總以各種形式適時出現,有如當頭棒喝,王琄的即知即行來自老友入夢,馮翊綱收到的警示,力道猛烈了些,但也讓他從此更正向看待一切遭遇,活在當下。

2017年7月,馮翊綱在上海巡演舞台突發心肌梗塞,當「甘願死在台上」的玩笑話接近真實,才懂得「無常」可懼,「那晚如果就這麼在台上倒下,我連『老』是什麼滋味,都沒有機會知道。」

活著真好。手術脫險後,尚未復原的病體需要依靠手杖攙扶步行,聽話的病人馮翊綱仍是遵從醫師叮嚀,天天步行一萬步,慢慢將健康走回來。現在每天必須服藥11顆,他也不埋怨,「這是自己過去大吃大喝造成的」,中年境遇確有幾分自作自受的味道,「感謝問題還有解藥。」馮翊綱大學開始練太極,作息早睡早起,現在重視節制飲食,例如為控制血糖,已對粥品完全忌口。

健康的解藥,是醫師處方加上身體力行;人生中場的情感關係和解、踏出舒適圈的行動,則少不了重新盤點認識自己,加上力行的決心。

親情的和解

大人的和解不僅止愛情,還包含親情。馮翊綱曾與父親多年不講話,起因是官拜將軍的父親,因為未能在退伍前實現更上一階的自我期待,退休後出現酗酒問題,經常酒醉,「完全不能溝通,我告訴他,等你清醒再跟我說話」。

酗酒讓父親付出健康代價,晚年以輪椅代步。有一天,媽媽跟馮翊綱說,「爸爸有話告訴你」。

媽媽交代要認真聽的這番話,原來是父親對長子的請託,要馮翊綱替自己跑一趟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父親能坦然與自己討論身後事,不僅多年緊張的父子關係得到釋放,對於學戲劇、從事表演的馮翊綱還有另一層啟發,「我想這就是極致的幽默」。

實地了解相關規定後,馮翊綱向父親鉅細靡遺報告未來新家的上下左右鄰居,尤其昔日追隨敬重的老長官也在不遠處,似乎讓父親寬慰不少,「這是他們那一輩的忠貞」,馮翊綱透過理解父親心情,也得到長子的寬慰。

珍惜相互陪伴的時光

王琄是家中4兄妹的老么,與父母年齡差距較多,所以相對馮翊綱更早面臨父母的老後,特別是母親走得突然,父親看到子女的傷痛,以致後來儘管自己病痛纏身,仍靠意志活過來,只為讓孩子們多些心理準備。

「存在本身就是愛,以前是頭腦懂,看到爸爸忍著痛回來,他的存在,對我來說就夠了」,爸爸後來住入安寧病房,王琄常對意識已不太清醒的爸爸說「我好愛你」,窩在床邊陪他睡,跟他撒嬌,「因為再不陪,他就沒了。」

雙親離世後,王琄的手足互動更加緊密,儘管演出工作時間通常在一般人休假的周末或節日,她仍排除萬難與姐姐、外甥相聚;馮翊綱平日忙碌,周末也會陪伴80多歲的母親,王琄分享自己曾經的心情,「老小老小,如果家中還有長輩,就多寵他們一點吧。」

用書寫跟自己對話

人到中年都有自己的生命經驗,「像個需要清理的百寶箱,留下珍藏的尪仔標,捨去需要清理的,騰出空間放新的東西進來」王琄說,透過書寫來整理自己會是不錯的方式。

「書寫剛開始都是泥巴、沙子,但寫上一陣子,靈感會來,起初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寫本身就是目的,這是跟自己對話的好機會」。

走出舒適圈創造新可能

年過半百的兩人不免談到保健,王琄說自己的保養祕訣有精油、按摩、散步、不碰菸酒、少碰肉類,偶而吃海鮮,近年學習中醫。她強調:「大腿是人的第二顆心臟,要好好鍛練;腸是人的第二顆大腦,一定要乾淨,不然頭腦也會昏花。」

王琄還鼓勵大人走出舒適圈,為自己創造新可能。跨出舒適圈的秘訣在擺脫恐懼,「害怕什麼就去做什麼」,一如馮翊綱病後的體會:不要等到以後,因為,現在就是人生!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goo.gl/H8mmY6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