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懷真談轉換/我的三個情人

彭懷真談轉換/我的三個情人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陳玉慧是我佩服的作家、文學工作者、新聞工作者,她所寫《徵婚啟事》是我講授婚姻與家庭課程的體裁,《海神家族》是研究家族史不可忽略的經典。

2015年我去逛五折書展,赫然發現她《時代的摺痕---特派員的祕密檔案》這2014年7月出版的作品已經被送入半價書的行列,趕緊買回家,一個禮拜讀完,在知性及感性上都收穫滿滿。

陳玉慧在此書自序的標題是「第三個情人」,形容平面媒體是第三個情人,已經有二十四年的相處時光,最重要的角色是二十年的特派員。我忽然想到:媒體是不是我的第三個情人?

社工顯然是我職業的第一號情人,社會學是第二號,這兩個容易決定,大學及碩士攻讀社工,博士研讀社會學。第三情人就難了,管理、性別婚姻家庭、非營利組織、正向心理學...,都花了許多時間相處,不過都以學術及專業為主。若以投入的時間及用心的程度來看,媒體顯然名列前茅。

我在報社與雜誌社專職工作四年多,為報紙雜誌寫專欄專論三十多年,主持廣播節目二十多年,對電視節目斷斷續續參與。近年來,每周要主持廣播,寫雜誌專欄,每個月平均在報紙上發表三篇專論。媒體真迷人,至少比社工、社會學或管理,都迷人。

媒體的特性是快速,使自己跟上社會變遷的腳步。媒體產生輿論的力量,使自己的想法廣泛傳播。媒體對大眾訴求,可以提高知名度。媒體也提供一些報酬,使生活裡多了零用錢。因為媒體的曝光率,使自己、東海大學、幸福家庭協會、社會工作專業,都更廣為人知。

這三個情人都是我所愛,都為我所在乎,也都彼此增強。

社會工作提醒自己始終要有顆「溫暖的心」又有「踏實的腳」,社會學則給予「冷靜的腦」,媒體讓自己超越腳可以到達之處,發揮更大影響力。三者之間,相互幫助。

新聞媒體主要處理五個w---what、where、when、who、why,媒體最主要在說明what,致力於事實的了解,追求真相的全貌。

社會學更探討why,提供各種解釋的角度及理論,有助於掌握問題的原因。

社會工作最在乎how,總是想要如何行動,採取具體作法去改善問題,實際幫助在困境中的人群。媒體使我們注意不合理的現象,社會學使我們多些思考,對症下藥,社會工作直接介入,不僅坐而言,更起而行。

在歐美,職業分化明顯,少有人能橫跨社工、社會學及媒體。新聞工作者也得有十八般武藝。陳玉慧在<第三個情人>收尾時說:「只有台灣這樣的國家,才會有這樣的特派員。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擁有台灣這樣的命運,也不會有一個國家的特派員必須追跑那些新聞。」我很幸運,能在台灣,有這三方面的舞台,而且持續提供眾多機會讓我登台。經常周旋在這三個領域,常轉換角度與角色,真是有趣。

寫到轉換,這篇是轉換系列的第七篇,要收尾了。下一個系列,就以陳玉慧所提到的「摺痕」為名吧!​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大人都在看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