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一個人

多數人「不知不覺變一個人生活」?不婚族的真實告白

作者/王梅 日期/2010-11-01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不婚」是愈來愈普遍的社會常態之一。 不論是不知不覺不婚,還是有知有覺不婚,如何掌握一個人過日子的幸福密碼?

不婚,還是結婚?民初作家錢鍾書在著作《圍城》把婚姻比喻成「圍牆」,不管站在牆裡或牆外,永遠都有滿腹疑惑,兩頭都在擺盪。

教育部最近針對台灣18歲以上民眾做了一份調查,只有58%認為「結婚比單身好」;換言之,有四成的人其實不再人云亦云,依照傳統定見認為結婚比較幸福。而且,「結婚是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之一」,只有67%的女性贊同,低於男性有八成贊同,可見女人比男人更不把結婚當作人生一定要做的事。

不婚,成為許多先進國家的常態。在美國,1980年僅有6%超過35歲的中年族群不婚;到了2000年,比例已上升到9%;估計2010年已突破12%。

不婚族一直在擴張勢力,日趨壯大,是不能忽視的事實,東吳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劉維公呼籲,政府單位與婚姻諮詢專家應同時關注不婚族的心理健康議題。

20年前率先喊出《單身貴族》的暢銷書作家黃明堅也深有同感,社會大眾除了老生常談勸大家結婚,應該在整體大環境給予不婚族協助,譬如食衣住行育樂等,對於單身族群的感情與心理平衡,更不該漠視。

自覺型:人生不需要「等愛」

不婚族大致分為兩種:自覺型與不自覺型。自覺型佔少數,不自覺佔了大多數。

資深媒體人蘭萱,屬於自覺型不婚。外貌、體型都十分出眾的的蘭萱,在40歲那年出版了《是的,我單身》,大方坦承婚姻不是她人生追求的目標之一,並宣稱單身的好處,「人生的主宰權掌握在手上,真正像是自己的主人。」

曾經追求蘭萱的人不少,但對於男女之間的小情、小愛,她始終興趣缺缺,尤其是戀愛過程中的猜疑、期待、試探,有人覺得是樂趣,但她覺得很煩人,「我認真交往過的異性不多,5根手指頭就可以數得出來,」她透露,每次有仰慕者對她表示好感,她都是擺出一副酷酷的姿態,過去幾段感情都是由她主動喊「卡」。

獅子座的蘭萱對於追求工作成就則興致昂然,早年曾設定的目標是「當女性總編輯」。在電視台擔任主管期間,她手下曾有一名年輕的女部屬陸續換了幾任男友,感情一直定不下來,即使男友劈腿,也口口聲聲說「要等他回頭」。蘭萱很不以為然,當面開導她,「女人幹嘛一直在等愛啊?」

蘭萱忍不住滔滔發表她的觀感,不管有男人、沒男人,很多女人都在等待,尋尋覓覓,渴望被愛,好像人生目標只有這件事,把所有的寄望都放在男人身上,而且還經常落空,實在很不值得。

不自覺型:不知不覺變成單身

放眼四周,像蘭萱這樣立場鮮明、高舉不婚大旗的社會菁英,其實並不多。多數人是不知不覺走上不婚。他們並未排斥婚姻,而是抱著且戰且走的心態,一邊等待,一邊蹉跎,結果一直沒有遇見「對的人」。

》原因:「沒有遇到對的人」

黃明堅觀察周圍一些年過40未婚的女性友人,偶爾請她幫忙分析命盤,總不忘詢問「是否有結婚的可能」,一直對結婚懷有憧憬。有一天,黃明堅在公園裡碰見一名罹患癌症的女病人,兩人攀談起來,「我50歲了,還沒結過婚……,」對方的語氣充滿期許,仍舊不放棄想婚的念頭。

一名43歲、喝過洋墨水、擁有碩士學位的女社工師,經常有熱心的親友介紹對象,她一概來者不拒,相親不下15、16次,竟沒有一個適合結婚。她鍥而不捨,繼續等待有緣人出現,因為她深信不疑,「有伴侶的人身心比較健康。」

許多男性單身族也是如此,女朋友也許換了幾任,老是沒有遇見意中人,但他們並未真正放棄結婚的念頭,認為只是時機未到。對他們而言,不婚像是走在懸空的鋼索,令人不安、猶豫、徬徨,盼望「終結者」快快現身,「在交友網站上打轉了3年,期待兩人世界的來臨,卻一直沒有尋獲真愛,」一名年過45歲的攝影師在私人部落格裡自我告白。

》原因:害怕失去自我,不敢貿然走入婚姻。

《紐約時報》曾經報導,勸告女性如果遇到一直單身未婚、年過40的男性,最好「靠邊站」,不要當成結婚目標,因為這些中年單身男性幾乎都已定型,具有一套心理防衛機制,壓抑情緒,而且大多十分固守自己的生活型態,缺乏彈性,很難改變,對於想和他們一起共同生活的伴侶則是一大考驗,常有不得其門而入的挫折,「除非你們兩個人都很成熟獨立,」《紐約時報》分析。

美國臨床精神科醫師魏芝爾(Dr.JaniceWitzel)研究調查一群中年男性單身族,發現他們過去至少都曾與一名以上的女性親密交往,但都無疾而終。他們內心非常擔憂一旦與別人有更深刻的關係,會喪失自主意識和自我價值,等於把人生的決定權交給別人,雖然有26%曾經想定下來,但僅有6%開口求婚。有趣的是,這些單身男有三分之二相信他們將來還是會步入結婚禮堂;但魏芝爾醫師卻沒有那麼樂觀,預測大概只有六分之一能順利結婚。

被歸類在這個族群的單身男段奕倫,38歲,英俊瀟灑,學經歷出色,身兼大學講師與設計公司創意總監。他曾交往過的女朋友不少,卻一個一個鎩羽而歸,「我常被女友指責自私、不肯付出、不願負責,」他搖頭露出苦笑。

借用作家許常德在《中年男人地下手記》的一句話,「女人拚命付出,卻硬要男人全部買單。」

段奕倫深有同感,歷任女友都把結婚當成最後的「達陣」,並且自認付出很多,卻沒有得到相同的回報,「但她們給的,不見得是我想要的,這是強人所難,」他雖試著去迎合,卻發現是個無底洞,沒完沒了,「我需要一個可以完全接納我的伴侶,但我知道門檻很高。」

眼見周圍同齡的男性朋友一個一個走入家庭,段奕倫偶爾也會感慨身旁無伴,尤其有一陣子他練泰拳不小心摔斷了腿,被迫在家休養,赫然發現想找個人幫忙買吃的都沒有,只好拄著柺杖自己出門張羅,「那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憐。」但隨即他又改口坦承,「大多數人想從婚姻尋找依賴關係,但我非常安於獨處,婚姻對我不是必需品,我並沒有把它當成解決孤獨的救贖。」

用「消去法」選擇不婚

還有人不婚,是用「消去法」,因為對婚姻遲疑,認為不能保證幸福而不敢結婚。

東吳大學裡曾有一群熱心的已婚女同事,主動要替43歲、單身的劉維公介紹結婚對象,但她們轉頭卻開始罵自己的老公,這裡不對,那裡不好,劉維公開玩笑反問:「那妳們幹嘛還拚命拉我跳火坑?」

美國人調查,已婚白領女性快樂指數從74%下滑至68%;在台灣,也只有40%的受訪女性認為結婚比單身快樂,另外高達六成的女性不認為結婚會比單身好。

如果做一個簡單的調查「為什麼結婚」,有些人的答案是「遇到合適的對象」、「因為彼此相愛,想共組家庭」;但也有人回答「給家人交代」、「給對方交代」、「因為大家都結婚了」、「年齡老大不小,不能再等了」等等。

兩性作家許常德從16年的婚姻深刻體驗,「婚姻是很多人扛不起的」。他曾屢次公開批評婚姻制度像「速食套餐」,後人跟著前人依樣畫葫蘆,隨著傳統價值起舞,「擁有你不必要的東西,只是照本宣科,」許常德在近作《中年男人地下手記》語出驚人。

坦承當初也是跟在隊裡面一路被推擠、不明就裡走入婚姻的許常德,赤裸大膽的反婚言論,益發使人對婚姻產生懼怕。

他深入剖析,找一個「可靠」的對象是許多人走入婚姻的想法,這種「防漏的人生」心態來自於不滿足與不安全感,才會想找人依靠。他更毫不掩飾對婚姻的疲憊與感嘆,期望時光倒流,或許有天能變身重回「不婚族」。

找到定位,自得其樂

那麼,站在牆外的單身族是否真的比較快樂?答案是:未必。

長期從事社會研究的劉維公觀察,80%的單身族並不快樂,並未以輕鬆愉快的心情來看待自己的處境,常常在精神上覺得孤立無援。單身絕不如《慾望城市》中描述的自由浪漫,日子充滿變化和驚喜,其實很多人是獨自對著電視或牆壁發呆,慨嘆單身的世界既孤獨又無趣。「必須先認清真相,懷抱過高的期待與幻想,永遠都會失望,」劉維公善意提醒。

心理專家指出,單身族最需要的是「找到個人安身立命的價值」,即使不需要依附伴侶關係,也能自得其樂。

44歲的「松山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總幹事李惠珠,就是典型的例子。雖然一直單身,但從扶助弱勢兒童、家庭,以及社會服務工作找到生命立足點,「與其花同樣的力氣去照顧自己的家庭,不如把這些能量去照顧更多的族群,」她說。

很多年前,一位前輩告訴李惠珠一句話,「單身的人要懂得轉化小愛為大愛,」讓她受用不盡。她很滿意目前的生活狀態,90%的滿足感來自朋友、家人、工作、嗜好,至於不足的10%伴侶關係,相較之下顯得微不足道,況且,「沒有一個人的人生是100%圓滿的,」她豁達說道。

曾有一名已婚的朋友向黃明堅訴苦,「先生外遇,經常不回家,可是每個月還是拿錢回來。」她安慰這位朋友,「這樣很好啊!」「但是,不圓滿啊!」朋友無奈回說。

黃明堅語帶玄機替這名朋友解惑,人世間「求」的東西,永遠沒有圓滿。譬如,天上的月亮,每個月只有1~2天是圓滿,其餘28~29天都不圓滿,「彎彎如勾的月亮,你能說它不是月亮嗎?」

同樣屬於自覺型的黃明堅很早就悟出,人生怎樣都好,結婚好,單身也好,都只是一種生活狀態,真正決定幸福的,不是結婚與不婚,而是一個人內心的自在與滿足。

黃明堅看得很透徹,單身並不匱乏,也不真正「缺」什麼,應該回過頭來看到自己的「有」,生命裡的喜怒哀樂與起起伏伏,還是必須落實到每天的穿衣吃飯,把這些民生問題都料理妥當,井然有序的過日子,才是人生的真諦。


延伸閱讀:

1. 人生下半場,還要繼續玩

2. 對於親人的離去,我們該如何面對?

3. 再見之前的相會, 讓離別沒有遺憾

4. 黴菌被吸進肺裡?!控制室內濕氣是關鍵

5. 中年不做、老會後悔的8件事